房屋銷售的時候,售樓人員宣稱樓盤是精裝公寓﹔不料,購房合同拿到手后,房屋的性質卻變成了辦公樓。這樣”公寓變辦公”的購房糾紛是近一段時間以來的投訴熱點。最近又有消費者反映,南京市棲霞區的萬達茂樓盤,就在玩”公寓變辦公”這樣的把戲。

“挑高公寓”變辦公樓 “這樣的房子我不敢收”

南京萬達茂業主陶先生告訴記者,2018年6月3日,他在南京棲霞區萬達茂樓盤21號樓,訂購了一套總價83萬多元的商品房,房屋面積43平方米,層高為4.5米。陶先生回憶:“萬達茂的銷售和我介紹的時候,是以公寓的性質去介紹的。銷售帶我們進了它的樣板間,有床、有衛生間、有廚房、有煙道,這實實在在就是公寓,而且銷售百般確認是可以居住的,是公寓。”

聽從了售樓人員的說法,陶先生和愛人湊齊了46萬元首付款,並按照銷售人員的要求簽訂了購房合同,辦理銀行貸款。“簽正式合同的時候我們發現是空白合同。銷售人員說這邊都是這樣,讓我們不用多問簽字就行。當他們返還敲完公章的合同時,我們發現上面土地性質隻有兩個字:辦公。”

在陶先生的購房合同上,記者看到,規劃用途一欄確實寫著”商務辦公”。據了解,2017年3月8日,南京市規劃局、市國土資源局、市住房保障和房產局曾聯合發布《關於加強商業辦公等非住宅類建筑項目管理的通知》,明確要求商業辦公類非住宅類建筑(不包括酒店、公寓和宿舍等具有居住功能的建筑)不得按單元式或住宅套型設計。這樣看來,單就合同中明確標注的商品房規劃用途來看,陶先生的這套房子,是不能按照住宅進行設計和銷售的。

根據陶先生提供的資料,在該樓盤的宣傳單頁上,這棟21號樓標注為”公館”。不過,開發商微信公眾號2019年5月24日的一篇宣傳文章裡,確實寫有”在售21號樓公寓房源”的字樣。陶先生據此認為,開發商隱瞞了房屋性質,把辦公樓當做公寓樓對外銷售,屬於虛假宣傳、涉嫌欺詐。因此,2019年12月房屋交付時,陶先生遲遲不願收房。他告訴記者:“到今年為止已經還了一年多的貸款了,到目前為止這個房子我們也沒收。因為房子的性質到現在還沒定論,我們也不敢收。找開發商去協商,開發商只是說我們當時承諾你是可以居住,現在我交付給你也是可以居住,也有上下水,也有煙道。他們承諾的可以居住,只是口頭承諾。”

  房屋销售的时候,售楼人员宣称楼盘是精装公寓;不料,购房合同拿到手后,房屋的性质却变成了办公楼。这样”公寓变办公”的购房纠纷是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投诉热点。最近又有消费者反映,南京市栖霞区的万达茂楼盘,就在玩”公寓变办公”这样的把戏。

  ”挑高公寓”变办公楼 “这样的房子我不敢收”

  南京万达茂业主陶先生告诉记者,2018年6月3日,他在南京栖霞区万达茂楼盘21号楼,订购了一套总价83万多元的商品房,房屋面积43平方米,层高为4.5米。陶先生回忆:“万达茂的销售和我介绍的时候,是以公寓的性质去介绍的。销售带我们进了它的样板间,有床、有卫生间、有厨房、有烟道,这实实在在就是公寓,而且销售百般确认是可以居住的,是公寓。”

  听从了售楼人员的说法,陶先生和爱人凑齐了46万元首付款,并按照销售人员的要求签订了购房合同,办理银行贷款。“签正式合同的时候我们发现是空白合同。销售人员说这边都是这样,让我们不用多问签字就行。当他们返还敲完公章的合同时,我们发现上面土地性质只有两个字:办公。”

  在陶先生的购房合同上,记者看到,规划用途一栏确实写着”商务办公”。据了解,2017年3月8日,南京市规划局、市国土资源局、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曾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商业办公等非住宅类建筑项目管理的通知》,明确要求商业办公类非住宅类建筑(不包括酒店、公寓和宿舍等具有居住功能的建筑)不得按单元式或住宅套型设计。这样看来,单就合同中明确标注的商品房规划用途来看,陶先生的这套房子,是不能按照住宅进行设计和销售的。

  根据陶先生提供的资料,在该楼盘的宣传单页上,这栋21号楼标注为”公馆”。不过,开发商微信公众号2019年5月24日的一篇宣传文章里,确实写有”在售21号楼公寓房源”的字样。陶先生据此认为,开发商隐瞒了房屋性质,把办公楼当做公寓楼对外销售,属于虚假宣传、涉嫌欺诈。因此,2019年12月房屋交付时,陶先生迟迟不愿收房。他告诉记者:“到今年为止已经还了一年多的贷款了,到目前为止这个房子我们也没收。因为房子的性质到现在还没定论,我们也不敢收。找开发商去协商,开发商只是说我们当时承诺你是可以居住,现在我交付给你也是可以居住,也有上下水,也有烟道。他们承诺的可以居住,只是口头承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