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南京祿口國際機場2019冠狀病毒病聚集性疫情是指自2021年7月下旬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南京市爆發的2019冠狀病毒病聚集性疫情。此次疫情始於2021年7月20日在南京祿口國際機場檢測的核酸陽性樣品,之後通報多人被確診或確定為無症狀感染者。疫情發生後,祿口街道實行全域封控,南京全市範圍啟動全員核酸檢測,同時對離寧旅客實行嚴格管制。此次疫情傳染鏈亦擴散至湖南、廣東、遼寧等多個中國大陸一級行政區,截至2021年8月9日,此輪疫情累計有922人被直接或間接傳染[2]。

目次

背景和感染源[編輯]

南京祿口國際機場位於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祿口街道,定位為長三角地區「世界級機場群重要樞紐」。2017年全年完成旅客吞吐量2580萬人次,位居中國大陸機場第11名;貨運吞吐量37.4萬噸,位居中國大陸機場第10名。[3]2019年9月25日,祿口機場發布客艙保潔服務管理項目招標公告,之後於12月13日由上海至誠環境服務有限公司中標。2021年7月5日下午,中共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韓立明來到南京機場專題調研涉外疫情防控工作,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副總經理汪超陪同檢查。韓立明表示境外疫情形勢依然嚴峻,主要風險仍是外部輸入,強調要「堅決克服麻痹思想和鬆勁心態」,「堅持人物同防,加強信息共享和溝通協調,確保實現從國門到家門全程閉環管理」。但「人物同防」的要求並未阻斷此次疫情的發生。在7月20日前,祿口機場先後發現5例確診病例。另根據中國民航局通報,7月10日自俄羅斯莫斯科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入境南京(第一入境點,最後目的地為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中國國際航空CA910航班發現陽性旅客7例,自8月2日起,繼續暫停國航CA910航班運行2周。CA910航班曾有10次因發現境外輸入病例(總計69人),被中國民航局熔斷過10次。2020年該航班共被熔斷3次,2021年則被熔斷7次,在7月份熔斷次數達3次。該航班2020年3月20日起的第一入境點改為天津濱海國際機場,7月4日起該航班將第一入境點改為天津、石家莊、瀋陽、蘭州、鄭州、南京輪換[4]。機場保潔員工參加了7月10日抵達的CA910入境航班的機艙清掃,工作結束以後,個別保潔人員感染,繼而在保潔員工之間擴散傳播。該公司的保潔員同時保障國際和國內航班的垃圾清運,機場其他工作人員又接觸保潔員工或者被污染的環境而感染。疫情由此展開[5]。第一財經報道認為,祿口機場的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對相關人員的防控管理不到位,加上清掃服務以及客艙清潔工作進行外包,被認為是此次疫情發生的一個重要原因[6]。另據《新京報》報道,確診保潔員李丹(化名)稱,祿口機場在保潔人員和清潔工具分配上,國際國內機艙是混合使用,保潔員們共用休息區吃飯,在消毒上較2020年1月武漢發生疫情時有所鬆懈[7]。在7月13日,機場即有同事咳嗽,當時內部人員認為是病毒性感冒,到7月20日開始多名保潔員先後被確診感染[8]。在8月3日江蘇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表示此次疫情確診患者中最早發病的日期為7月13日[9]。

2022年3月3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第十六批全國檢察機關依法辦理涉新冠肺炎疫情典型案例,詳細披露了本輪疫情的細節。通報稱,2020年3月,南京某衛生實業公司與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南京營業部簽訂《消毒處理委託協議書》,由某衛生公司承接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在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的航空器消毒處理服務業務。根據疫情防控要求,某衛生公司按照中國民用航空局和海關總署發布的相關防控方案和操作技術指南,制定了該公司《檢疫處理操作(新冠肺炎)方案》。在《方案》起草過程中,某衛生公司總經理繆某某、分管機場檢疫處理部和質量技術部的副總經理汪某某、機場檢疫處理部主持工作的副經理楊某某等人針對上述操作技術指南中「應使用含消毒劑的抹布對重點部位進行擦拭」等規定,以人力緊張、工作量較大、增加成本為由,將「抹布擦拭消毒」改為「消毒液噴灑消毒」。2020年4月,某衛生公司《方案》實施。其後的消毒作業中,某衛生公司未組織開展消毒作業培訓,消毒作業中普遍存在消毒時間短、消毒劑用量不足並虛假填報消毒記錄單的現象。12月,某衛生公司被中國東方航空公司投訴。接到投訴後,繆某某、汪某某、楊某某三人召集某某衛生公司機場檢疫部全體人員開會,從節約成本、創造利潤的角度考慮並未整改。後某衛生公司向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反饋了虛假的整改意見。2021年5月11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公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規定,機場等重點場所應符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重點場所和單位衛生防護指南》的要求,規定民航重點場所、重點環節、重點人員防控按照新版《運輸航空公司、運輸機場疫情防控技術指南》實施。至2021年7月20日疫情暴發,某衛生公司《方案》未作更新。而在2019年12月,上海至誠環境服務有限公司與東部機場集團達成《飛機客艙保潔服務合同》協議,由至誠環境公司承接南京祿口國際機場T2航站樓國際航班以及T1、T2航站樓部分國內航班的飛機客艙保潔業務。2021年2月,中國民用航空局發布的《運輸航空公司、運輸機場疫情防控指南(第七版)》規定「入境保障區域工作人員應避免與旅客和其他人員同時混用公共設施,儘量固定工作及上下班路線,避免與為國內旅客提供服務的員工混流」,同時明確了「個人防護用品穿脫順序」。至誠環境公司總經理凌某某、負責至誠環境公司南京分公司全面工作的負責人張某某、負責至誠環境公司南京分公司日常運行工作的項目經理唐某某明知上述規定,但為節省成本、追逐利潤,一直將保潔人員混合使用,保潔員休息室、擺渡車等設施也一併混用,企圖通過混崗混流做到國際、國內航班保潔「兩不誤」;同時,該公司從未組織保潔員工開展規範穿脫防護服的培訓,甚至在2021年1月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發現、通報某某環境公司保潔員防護服穿脫、垃圾袋綑紮不符合防疫要求等問題時,唐某某仍未向凌某某、張某某匯報,直接出具整改反饋意見但未實際落實。此外,至誠環境公司南京分公司未落實重點崗位員工健康狀況監測的要求,在2020年中期疫情趨於平穩後便不再上報,凌某某、張某某對此未進行監管。7月10日,中國國際航空CA910航班從俄羅斯莫斯科飛抵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第一入境點),其中乘客於某出現2019冠狀病毒病症狀,航班入境後,由某衛生公司負責航空器消毒、至誠環境公司負責客艙保潔。根據相關操作技術指南,該航空器的消毒作業時間為10分鐘,消毒劑季銨鹽用量應為4200ml至5600ml之間,對通道區、盥洗區及廚房等重點區域應使用含消毒劑的抹布擦拭表面。但在實際消毒作業中,某衛生公司消毒人員按照130平方米的面積對客艙進行消毒,兩名消毒人員分別在客艙內停留3分46秒和6分21秒,消毒劑季銨鹽用量約2900ml,也未對重點區域使用含消毒劑的抹布進行擦拭。因消毒時間、消毒劑用量嚴重不足,消毒操作不規範,導致客艙內病毒未能徹底殺滅,仍殘留在盥洗區等部位。某衛生公司消毒結束後,某環境公司保潔人員進入客艙進行保潔。在保潔過程中,出現保潔人員現場脫卸防護服不規範、橡膠手套未覆蓋防護服袖口、作業過程中手套滑落、用手套擦拭面部及接觸皮膚等不規範問題,導致保潔人員接觸並感染病毒。隨後,因某環境公司將國際、國內航班保潔人員混崗混流,共用擺渡車、休息室,導致病毒在該公司保潔人員之間傳播。7月12日、7月13日,祿口機場開展核酸檢測,至誠環境公司保潔人員漏檢16人,有6人感染病毒;7月15日至7月19日,至誠環境公司5名保潔員先後出現發熱、咳嗽、咽痛、乏力等症狀前往醫院就診,唐某某對上述情況均不掌握,導致感染者未被第一時間發現,病毒進一步向南京祿口國際機場進而向社會傳播。乘客於某經認定,系本次疫情的唯一傳染源,其所攜帶病毒為本次江蘇全省疫情的父代病毒[10]。

確診時序[編輯]

2021年7月20日,南京市江寧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接祿口國際機場防疫專班報告,在祿口國際機場工作人員定期核酸檢測樣品中,有檢測結果呈陽性,涉及工作人員主要是參與機場航班保障人員,包括地服、保潔等崗位人員。截至20日下午6時,已出結果中檢測陽性9份[11]。後經南京市級專家組綜合分析診斷,7月20日0時至7月21日8時,南京新增確診病例7例,其中4例為輕型,3例為普通型;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2例。新增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均為機場保潔工[12]。7月21日8時至19時,新增確診病例2例,均為普通型;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6例[13];同日19時至24時,新增確診病例2例[14][15]。7月22日,新增12例確診病例及6例無症狀感染者[16]。7月23日,新增12例確診病例及6例無症狀感染者[17]。7月24日,新增確診病例2例(均為普通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例[18]。7月25日,新增確診病例38例,其中8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新增本土確診病例中,輕型27例、普通型11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例。有2例確診病例由普通型轉重型[19]。7月26日,新增確診病例31例(其中7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無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新增本土確診病例中,輕型28例、普通型3例。有3例確診病例由輕型轉為普通型[20]。7月27日,新增確診病例47例(其中5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例;新增本土確診病例中,輕型23例、普通型24例。有8例確診病例由輕型轉為普通型,1例由輕型轉為重型,1例由普通型轉為重型[21]。7月28日,新增確診病例18例,無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新增本土確診病例中,輕型10例、普通型8例。有3例確診病例由普通型轉為重型,13例由輕型轉為普通型[22]。7月29日,新增確診病例13例(其中含1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其中輕型10例、普通型3例。有1例確診病例由普通型轉為重型,6例由輕型轉為普通型[23]。7月30日,新增確診病例6例,其中輕型5例、普通型1例[24]。7月31日,新增確診病例14例(其中含1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其中輕型12例、普通型2例[25]。8月1日,新增確診病例11例,其中輕型6例、普通型5例[26]。8月2日,新增確診病例5例,其中輕型3例、普通型2例[27]。8月3日,新增確診病例3例,其中輕型1例、普通型2例[28]。8月4日,新增確診病例4例,其中輕型3例、普通型1例[29]。8月5日,新增確診病例1例,普通型[30]。8月6日,新增確診病例1例,普通型[31]。8月7日,新增確診病例2例,均為普通型[32]。8月9日,新增確診病例2例,均為普通型[33]。8月11日,新增確診病例1例,系進駐定點救治醫院南京市公共衛生醫療中心的省市聯合醫療隊男護士[34],8月12日,新增確診病例1例,輕型[35]。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楊毅於7月22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此次疫情爆發初期出現的病例以輕型和普通型為主,絕大部分都接種過疫苗,只有一例因未滿18歲沒有接種[36]。

9月13日下午,南京最後2例確診患者轉入康復醫院接受隔離觀察,至此南京本輪疫情在院治療的本土確診病例清零[37]。

南京市外也出現與此次聚集性疫情有關的感染個案。7月22日凌晨4時,廣東省中山市在對中高風險地區返粵人員排查核酸檢測中,發現1例核酸初篩陽性人員。該人員曾有南京及無錫停留史[38]。7月24日,該病例轉為確診病例[39]。同日,遼寧省通報新增1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40],該患者是南京某化工企業業務主管,7月19日與同事一行7人抵達瀋陽,當天入住萬麗酒店[41][42],7月25日轉確診[43]。安徽省和縣亦通報新增無症狀感染者,系南京市確診病例顧某某(祿口機場清潔工)的丈夫[44]。宿遷市當日亦報告了曾在南京停留的無症狀感染個案[45],7月25日轉確診[46];另外四川省綿陽市新增1例自南京輸入的本土病例[47][48]。7月24日,瀋陽市通報,在對7月6日以來從南京來返沈人員排查中發現1例南京輸入確診病例,同時在其密切接觸者中檢出2例關聯無症狀感染者,三名感染者為一家三口[49]。同日,安徽省蕪湖市發現1例祿口機場疫情關聯無症狀感染者[50]。7月25日,珠海市新增1例無症狀感染者,為南京返粵人員[51][52]。7月26日,大連市新增3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為大連市報告在排查南京來返遼人員中發現南京祿口機場關聯無症狀感染者[53][54]。7月27日0時至20時,瀋陽市、大連市分別報告1例確診病例,瀋陽市報告1例為南京輸入病例關聯無症狀感染者轉歸;大連市報告1例為從外地返連人員,由大連市一醫療機構發熱門診主動排查發現,與途經南京祿口機場無症狀感染者同看演出[55][56][57]。宿遷市新增1例確診病例,與此前通報確診病例系母女關係[58]。7月28日,揚州市邗江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通報,7月27日晚,一名南京來揚人員在揚州友好醫院就診時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59]。29日,揚州市通報新增2例南京輸入病例,均於第一時間收治在揚州市第三人民醫院倉頡山病區隔離治療[60],此後新報告4例確診病例[61]。7月30日,揚州市新增10例確診病例,均為與南京輸入確診病例及關聯病例有過密切接觸[62],另外宿遷市宿豫區新增1例確診病例,系揚州報告確診病例的關聯病例[63]。揚州新增的確診病例中,有15人曾到棋牌室打牌[64]。7月31日,煙臺市新增確診1例關聯南京祿口機場病例,曾到桂林旅遊[65],翌日一密切接觸者被確診[66]。揚州市當日新增12例確診病例[67]。8月1日,揚州市新增26例確診病例[68]。8月2日,揚州市新增40例確診病例[69]。8月3日,山東省煙臺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新增2例病例,均為煙臺華怡美容院職工。7月30日晚,當地在對揚州等地來煙返煙人員摸排檢測中發現,該美容院曾於7月12日至14日、7月19日至21日分兩批組織本院職工及家屬到揚州旅遊。目前,該美容院其他人員核酸檢測陰性[70]。同日中午又有4人被確診[71]。揚州市新增32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2]。8月4日,煙臺市萊山區2名密切接觸者分別被確診為普通型病例、輕型病例[73],後再新增1例確診、2例無症狀感染者[74]。揚州市新增36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5]。8月5日下午,重慶召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通氣會。發布會上,重慶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張華東通報,江津區新增確診病例傳播源頭的調查結果,根據流調發現,兩例確診病例的傳播源頭與澳門確診病例有關聯。7月23日,江津區2例確診病例曾前往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參觀,與同在該館遊覽的澳門確診病例區某某發生交集。區某某7月19日從珠海飛西安旅遊,其所乘前序航班(南京飛珠海)已確診2名廣東病例,區某某存在航班上感染風險,區某某感染後傳給其父母[76]。當日,揚州市新增58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7],淮安市新增2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78]。8月6日,揚州市新增52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9]。8月7日,揚州市新增36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80]。

另外,7月25日,四川省新增1例境內輸入無症狀感染者。該感染者為7月24日自上海乘機抵達瀘州,7月25日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81]。四川省疾控中心對該無症狀感染者陳某的咽試子標本的基因測序結果顯示,瀘州市無症狀感染者感染毒株為Delta變異毒株,與南京祿口機場疫情的病毒基因高度同源[82]。7月28日,宜賓市新增1例省外輸入確診病例,為已實施集中隔離的瀘州市無症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83]。7月30日,瀘州市江陽區在已隔離人員中,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84]。

此次疫情亦間接導致在湖南省境內(以張家界市為主)旅遊的人員感染。7月27日24時,成都市新增報告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3例。三人曾前往湖南省張家界市等地旅遊,7月25日自常德乘機返回成都[85]。7月28日,湖南省常德市新增1例無症狀感染者。7月27日21時,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區疾控中心接到居民張某報告,稱其家人曾與成都確診病例有接觸史。當晚,當地疾控部門對相關人員進行核酸檢測,張某的妻子周某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經專家組診斷,判定為無症狀感染者,已閉環轉至定點醫院隔離治療[86]。同日,成都市衛健委副主任何曉通報,7月27日21時至28日18時,成都新增5例本土確診病例,1例無症狀感染者,確診病例均有湖南活動史[87]。北京市也於28日新增京外關聯本地確診病例。該病例曾於7月20日前往湖南張家界等地旅遊[88],翌日其妻子已被確診[89]。7月29日,長沙市通報新增1例核酸陽性檢測者[90],同日張家界市報告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91]。株洲市雲龍示範區新增報告2例陽性檢測者,初步判斷為四川省確診病例的關聯者[92],截至30日10時累計發現6例無症狀感染者[93]。此外,淮安市洪澤區報告4名核酸檢測陽性人員[94],同日有1例確診[95],30日再新增確診病例1例[96],31日再新增8例[97]。7月30日,湘潭市、湘西州各新增1例確診病例[98][99],益陽市新增報告1例核酸檢測呈陽性者[100]。同日,銀川市對成都市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張某某進行追蹤排查,核酸檢測陽性,立即轉入寧夏回族自治區第四人民醫院隔離診療,經自治區診療專家組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臨床分型為普通型[101]。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在對江蘇省淮安市確診病例同車次密接人員排查過程中,發現一名核酸檢測陽性人員[102]。長沙市天心區新增報告1例新冠病毒核酸陽性檢測者,初步研判為北京市確診病例的關聯者[103]。7月31日,張家界新增3例本土確診病例,為全員檢測中發現[104],湘西州古丈縣新增報告1例確診病例[105]。當天,湖南省報告新增確診病例4例(長沙市1例、張家界市2例、湘西自治州1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4例(株洲市1例、湘潭市1例、常德市1例、張家界市1例)[106]。8月1日,海口市新增1例確診病例,與此前江蘇淮安通報的某企業多名新冠肺炎陽性感染者在荊州站的時間和地點高度重合[107]。北京市新增2例京外關聯本地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和1例無症狀感染者,均為湖南省張家界返京人員,來自同一家庭[108]。益陽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例無症狀感染者,初步判斷均為北京確診病例劉某果的密切接觸者[109]。當天,湖南省報告確診病例7例(株洲市3例、張家界市3例、益陽市1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1例(長沙市1例、株洲市6例、張家界市1例、益陽市3例),當日轉確診病例3例(株洲市)[110]。淮安市新增3例確診病例,均曾到張家界旅遊[111]。湖北省荊州市新增2例本土確診病例,與江蘇淮安某旅遊團確診病例相關聯[112]。8月1日晚,武漢市經開區對江蘇淮安某旅遊團途經的重點區域駐留人員進行了排查,發現沌口街道一工地外來務工人員唐某,曾於7月27日在荊州高鐵站候車時,與淮安某旅遊團的活動軌跡存在交集。該區立即對其進行核酸檢測,8月2日上午,唐某檢測結果顯示為陽性。當日,武漢新增7例核酸檢測陽性人員活動軌跡全部查清,均為省外關聯病例,其中3例為確診病例,4例為無症狀感染者[113]。另外,北京新增1例京外關聯本地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為7月29日公布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114]。8月2日,湖南省報告新增確診病例6例(株洲市2例、湘潭市1例、張家界市3例),其中株洲市2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例(株洲市1例、張家界市1例),當日轉確診病例2例(株洲市)[115]。8月3日,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15例(株洲市12例,張家界市3例),其中株洲市11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無症狀感染者3例(湘潭市1例、益陽市2例),當日轉確診病例11例(株洲市)[116]。同日,武漢新增9例確診病例、4例無症狀感染者[117]。8月4日0時至12時,北京市新增3例京外疫情關聯本地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均為8月1日公布房山區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其中2例為確診病例親屬,有湖南省張家界市旅行史,1例為確診病例同航班密切接觸者[118]。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9例(株洲市1例,張家界市8例);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無症狀感染者7例(株洲市6例、益陽市1例)[119]。湖北省荊門市新增1例確診病例[120]。8月5日0時至16時,荊門高新區•掇刀區新增2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21],武漢市報告3例確診病例,12例無症狀感染者[122]。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例,與南京關聯病例住同一樓層[123]。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9例(株洲市3例,張家界市6例) ,其中株洲市3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無症狀感染者1例(株洲市),當日轉確診病例3例(株洲市)[124]。8月5日16時至22時,荊門新增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為首例確診病例張某的密切接觸者[125]。8月6日,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9例(株洲市3例,張家界市6例) ,其中株洲市3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無症狀感染者1例(株洲市),當日轉確診病例3例(株洲市)[126]。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9例(其中武漢市6例,荊門市3例)[127]。8月7日,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6例(均為武漢市本土確診病例,均已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救治)[128],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6例(株洲市5例,張家界市1例) ,其中株洲市有2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129]。8月8日,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例(均為本土確診病例,武漢市2例,荊門市1例,均已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救治)[130],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12例(張家界市10例,益陽市2例) ,其中益陽市2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131]。8月9日,河南省駐馬店市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例,自武漢返回[132]。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6例(張家界市)[133]。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5例(均為本土確診病例,荊門市10例,武漢市4例,黃岡市1例,均已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救治);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8例(均為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荊門市12例,武漢市3例,黃岡市3例)[134]。8月10日,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4例(均為本土確診病例,荊門市7例,武漢市3例,黃岡市3例,鄂州市1例,均已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救治);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5例(荊門市),轉確診8例(均為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荊門市4例,黃岡市3例,鄂州市1例)[135];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5例(張家界市)[136]。北京市新增1例京外關聯本地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病例[137]。8月11日,湖北省新增確診病例10例(荊門市6例,武漢市4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0例(武漢市8例,荊門市2例)[138];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7例(張家界市)[139]。8月12日,湖北省新增確診病例3例(均為荊門市本土確診病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1例(為荊門市本土無症狀感染者);新增無症狀感染者3例(均為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荊門市2例,黃岡市1例)[140];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2例(張家界市)[141]。8月13日,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例(均為荊門市本土確診病例,均已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救治),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1例(為荊門市本土無症狀感染者,已轉至定點醫療機構救治)[142];湖南省報告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3例(張家界市)[143]。

  每日新增感染者

溯源調查與分析[編輯]

2021年7月21日,南京市衛健委主任方中友表示,病毒源頭正在進一步追查。由於多數病例是在機場及航班上從事保潔服務的人員,他認為此次疫情與境外病例相關聯引起的感染可能性比較大,但最後還要根據溯源和測序,以及進一步流調的結果來確定源頭的情況[172],但在確診病例中,有1例基因測序提示為起源於印度的Delta變異株[173]。在7月2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潔表示從完成的病例來看,結果顯示為Delta變異株[1]。

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病毒學家金冬雁表示,祿口機場疫情可能是一起小型的「超級傳播事件」,先是個別保潔人員因接觸入境感染者或入境污染物感染,進而傳播給其他保潔人員[174]。另據新華社報道,此次疫情依然是境外輸入、境內擴散,呈現傳播隱匿、傳播範圍廣、擴散性風險較高等特點[175]。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表示,南京疫情遵循「點狀-線狀-彌散」規律。他認為後續1-2周各省市如果沒有發生更多二代與三代病例,疫情的規模仍然會限制在南京市。張文宏認為,南京已採取嚴格的防控措施,如管控有效,可在數周內得到控制[176]。

7月31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此輪疫情的有關情況。會上,國家衛健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介紹說,此次聚集性疫情由Delta變異株引發,傳播速度快、轉陰時間長,且發生於暑期,景區人員聚集,發生地是人口密集且流動量很大的國際機場。以上特點使得疫情向省內其他地市或省外擴散,短期內仍有擴散風險[177]。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馮子健表示,本輪疫情是先經南京祿口機場輸入並引起了進一步的傳播,多個省份都有病例和感染者傳入。張家界的首發病例也與祿口機場的疫情相關,傳至湖南張家界的病例或者感染者又經旅遊景點和大型演出活動感染了其他人,導致病毒進一步傳播,是近期除南京以外感染和傳播人數較多的重點疫點[178]。

8月3日,中國民用航空局舉辦新聞發布會,披露祿口機場疫情的原因。民航局飛行標準司副司長韓光祖表示,南京祿口國際機場之所以出現聚集性疫情,主要原因在於對疫情防控工作嚴峻性複雜性和長期性認識不足、日常管理鬆懈、在日常航班運行保障過程中沒有嚴格落實地方政府和民航疫情防控規定和要求[179]。

8月4日,湖南省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湖南此次本土疫情是由來張家界市的3名外省遊客輸入,3名遊客曾在7月17日在南京祿口機場短暫停留,當晚進入張家界市,在張家界市旅遊到7月23日後抵達湘西自治州鳳凰縣,7月24日離開湖南省。3名遊客在張家界市通過酒店內共同早餐、旅遊中聚集性活動等,傳播給張家界市本地導遊和北京市、成都市等地遊客,成都市遊客7月24日在常德市一封閉遊船上再次傳播給眾多同乘者。武漢、北京所發現的本土病例也與江蘇本土病例毒株高度同源[180]。

据浙江省检察院官方微信披露,2018年7月30日,山东省莱州市男子盛春平被人以“谈恋爱”之名,骗至杭州市桐庐县,这实际上是以“天津天狮”名义活动的传销窝点。传销人员多次意图威逼其加入传销组织,盛春平予以拒绝,且拔出水果刀警告。之后成某某等多人逼近,当成某某上前意图夺刀时,盛春平持刀挥刺成某某,致其死亡,盛春平逃离现场。

检察机关认为,盛春平当时“人身自由和安全正在遭受众多不法传销人员侵害”,为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人身侵害,其被迫使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挥刺传销人员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作出了“不起诉”处理。

用网友的话来说:认定刺死传销人员为正当防卫,杭州市检察院的此举弘扬了社会正气,给了公民与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勇气,也让传销分子有所忌惮,真正彰显了“法不向不法让步”的法治精神。

2017年发生在天津静海的“李文星之死”事件,曾引发全民对于传销背后暴力犯罪的关注。在传销窝点中,受害人员如同奴隶,生命安全随时受威胁:被搜走手机,24小时受监视,不让和家人联系;被强制听课;稍有不服从就被殴打,直到精神屈服。曾有媒体检索过天津静海区4年里有关传销的案件的95份判决书,共发现341名传销人员获刑,其中317人竟被定的“非法拘禁罪”,其他的入罪罪名分别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和绑架罪。

就像这次对盛春平案作出不起诉处理的杭州市检察院所说的:“传销犯罪往往伴随对公民人身健康和生命的严重侵害。”所以,不能再把传销犯罪看成普通的“经济犯罪”。

传销分子疯狂用殴打、非法拘禁,甚至是强奸等手段,逼着受害人就范,背后的因素有很多,但其中有一条还是要调整正当防卫的标准:设身处地地考虑被害人当时的自卫环境,要充分赋权公民反抗传销分子,不能让传销分子认为“你不敢还手”。

去年1月,云南昌宁小伙张某被骗进楚雄的一个传销组织,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20多天,在与传销人员的冲突中,勒死了一名看守,检察机关指控他“故意杀人罪”。

其实在传销窝点封闭的环境下,受害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手机被收走,无法及时报警,又面临着数个人甚至几十个人的暴力殴打、非法拘禁。这就不能要求“完美的受害人”,不能对被害人防卫的力度和手段做事后苛责。

在本案当中,检察院认定:盛春平“人身自由和安全正在遭受众多不法传销人员侵害。为逃离现场,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人身侵害,其被迫使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挥刺传销人员的行为”,符合《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的要件。

▲赵宇到晋安区检察院拿到了不起诉决定书。新京报记者 黄启鹏 摄

通过个案的处理,起到了社会指引的功能:让每一个公民在身陷传销窝点时,感觉到法律站在自己这一边。不让法律绑住了公民正当防卫的手脚,这就是在拨正社会公正的天平,既有利于填补公权力保护的隙缝,也能对之前一度嚣张的传销犯罪形成有效打击。

从“于欢案”到去年的“昆山反杀案”,再到今年全国“两会”前检察机关“加班不起诉”的“涞源反杀案”和“赵宇正当防卫案”,还有赵宇案进入了今年最高检的工作报告中,正当防卫标准在中国的悄然改变,让人欣慰。

而像本案这样对正当防卫权利充分保障的判决,既让权利“水位”又上浮了几分,也是个挺好的示范。(沈彬)

责编:戴尚昀

(本文来自于海外网)

热门推荐

据浙江省检察院官方微信披露,2018年7月30日,山东省莱州市男子盛春平被人以“谈恋爱”之名,骗至杭州市桐庐县,这实际上是以“天津天狮”名义活动的传销窝点。传销人员多次意图威逼其加入传销组织,盛春平予以拒绝,且拔出水果刀警告。之后成某某等多人逼近,当成某某上前意图夺刀时,盛春平持刀挥刺成某某,致其死亡,盛春平逃离现场。

检察机关认为,盛春平当时“人身自由和安全正在遭受众多不法传销人员侵害”,为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人身侵害,其被迫使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挥刺传销人员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作出了“不起诉”处理。

用网友的话来说:认定刺死传销人员为正当防卫,杭州市检察院的此举弘扬了社会正气,给了公民与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勇气,也让传销分子有所忌惮,真正彰显了“法不向不法让步”的法治精神。

2017年发生在天津静海的“李文星之死”事件,曾引发全民对于传销背后暴力犯罪的关注。在传销窝点中,受害人员如同奴隶,生命安全随时受威胁:被搜走手机,24小时受监视,不让和家人联系;被强制听课;稍有不服从就被殴打,直到精神屈服。曾有媒体检索过天津静海区4年里有关传销的案件的95份判决书,共发现341名传销人员获刑,其中317人竟被定的“非法拘禁罪”,其他的入罪罪名分别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和绑架罪。

就像这次对盛春平案作出不起诉处理的杭州市检察院所说的:“传销犯罪往往伴随对公民人身健康和生命的严重侵害。”所以,不能再把传销犯罪看成普通的“经济犯罪”。

传销分子疯狂用殴打、非法拘禁,甚至是强奸等手段,逼着受害人就范,背后的因素有很多,但其中有一条还是要调整正当防卫的标准:设身处地地考虑被害人当时的自卫环境,要充分赋权公民反抗传销分子,不能让传销分子认为“你不敢还手”。

去年1月,云南昌宁小伙张某被骗进楚雄的一个传销组织,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20多天,在与传销人员的冲突中,勒死了一名看守,检察机关指控他“故意杀人罪”。

其实在传销窝点封闭的环境下,受害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手机被收走,无法及时报警,又面临着数个人甚至几十个人的暴力殴打、非法拘禁。这就不能要求“完美的受害人”,不能对被害人防卫的力度和手段做事后苛责。

在本案当中,检察院认定:盛春平“人身自由和安全正在遭受众多不法传销人员侵害。为逃离现场,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人身侵害,其被迫使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挥刺传销人员的行为”,符合《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的要件。

▲赵宇到晋安区检察院拿到了不起诉决定书。新京报记者 黄启鹏 摄

通过个案的处理,起到了社会指引的功能:让每一个公民在身陷传销窝点时,感觉到法律站在自己这一边。不让法律绑住了公民正当防卫的手脚,这就是在拨正社会公正的天平,既有利于填补公权力保护的隙缝,也能对之前一度嚣张的传销犯罪形成有效打击。

从“于欢案”到去年的“昆山反杀案”,再到今年全国“两会”前检察机关“加班不起诉”的“涞源反杀案”和“赵宇正当防卫案”,还有赵宇案进入了今年最高检的工作报告中,正当防卫标准在中国的悄然改变,让人欣慰。

而像本案这样对正当防卫权利充分保障的判决,既让权利“水位”又上浮了几分,也是个挺好的示范。(沈彬)

责编:戴尚昀

(本文来自于海外网)

热门推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