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八年,胡婷搬过五次家,每搬一次,微信好友中就会增加几位房产经纪人。如今,这些人已经成为她朋友圈最活跃的群体。

多年的租房生活,胡婷和多家房产中介打过交道,但她最常选择的还是我爱我家。从最早的由我爱我家牵线,与房东业主直接签合同,到后来通过其长租公寓品牌“相寓”租房,今年胡婷再搬家时发现,除了部分整租,大部分房源均由相寓在管理。

她听一位熟悉的房产经纪人说,相寓现在所有管理的房源,都不再收取“中介费”,每月需缴纳房租的10%作为“服务费”,这些费用包含了双周保洁、屋内维修、网络等。

胡婷算了一笔账。合租多年,公共区域的卫生维护一直是她最头疼的事,如今每年的管理服务费虽然比中介费稍高,但双周保洁可解决公共区域卫生问题,屋内维修也不必操心,实在是性价比更高的选择。而行业人士也认为,相寓的管理服务已经从最初的探索期开始走向规范化、标准化。

最近,在胡婷准备第六次搬家时,我爱我家公布了2022年半年报。在这份半年业绩报告中,房屋资产管理业务相寓,成为该上市公司最亮眼的业绩之一。

一位我爱我家内部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公司一直把租赁作为重要板块来经营,持续了20年,是业务结构中至为重要的一部分。而在上半年疫情冲击和房地产市场仍处于调整期的当下,住房交易业务普遍受到波及,长租公寓则成为业绩增长的“防波堤”。

不过,过去几年,不少知名长租公寓品牌先后倒下,给市场留下一地鸡毛,让外界看到长租公寓并非一门简单的资本生意。更有业内人士坦言,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行业,“费心费力却非暴利,长租公寓最终还需落在精细运营和管理服务上。”

但相寓仍在坚持,并且逐渐成为我爱我家生态平台重要的优势资源。这样的变化也让行业开始思考:长租公寓是否是一项值得长期做的生意?住房租赁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和服务?

相寓成“防波堤”

8月26日,国内首家登陆A股主板的房地产经纪公司我爱我家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收60.82亿元,同比下降0.77%;净亏损3.8亿元。

从数据来看,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略微有所下降,变化不大。不过,在收入构成中,各业务占比的变化较大,二手住宅经纪和新房销售业务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减少。

对此,我爱我家表示,主要受疫情冲击和宏观经济环境变动影响。尤其北京和上海是我爱我家主要布局和营收占比较高的城市,今年上半年这两地疫情持续时间较长、范围较广,对二手住宅及新房交易影响较大。

“疫情期间,公司线下门店运营和业务带看无法正常开展,客户需求被抑制,造成客户新增买卖和租赁成交减少,对于围绕成交开展服务二手住宅经纪和新房销售业务影响尤为突出,造成公司上半年来自于住房交易服务的收入同比产生较大幅度下滑。”我爱我家称。

近期,随着北京、上海等重点城市疫情好转,我爱我家业务回暖趋势明显。一个明显可见的数据是,6月其直营城市整体GTV环比增长42.9%,新增客户带看量环比增长16.3%。此外,一季度,我爱我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1亿元,二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2亿元,经营也在逐渐改善。

在房地产市场剧烈波动的时候,我爱我家布局多年的长租公寓品牌相寓,撑起了上半年业绩的“半边天”,也成为公司重要的“防波堤”。

相寓是我爱我家旗下的房屋资产管理品牌。作为国内最早提供房屋资产管理服务的公司,我爱我家早在2001年就开始布局“房屋管家”租赁业务,相寓正是脱胎于此。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相寓实现营收29.82亿元,占总营收的49%,租金交易额达73.3亿元。各项指标都保持行业领先水平。

截至2022年6月底,相寓业务在管规模25.7万套,同比增长4.5%,环比2021年底净增1.6%。平均出租率上半年为95.8%,同比增加0.1个百分点。此外,平均出房天数9.6天,相比第一季度提升了0.6天。在重点城市疫情此起彼伏的上半年,达到这样的数据并不容易。

事实上,相寓的亮眼业绩并非今年才凸显。过去两年,相寓就因为亮眼的成绩多次被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点名”表扬。在今年5月召开的2021年业绩会上,谢勇更是直言,相寓下一步将成为我爱我家生态平台重要的优势资源。

薄利的长租公寓怎么做?

众所周知,长租公寓并不是一门轻松的生意。住房租赁管理链条复杂,管理周期长,经营并非易事,且并不是多挣钱的行业。过去几年,多地频繁被曝出部分长租企业“爆雷”,坑了无数租客,卷走数百万“跑路”的消息。

长租行业开始进入极速洗牌期。但背靠我爱我家的相寓,公司经营一直平稳,且市场份额不降反增。

在去年年中业绩会上,有投资者向管理层发出疑问,“长租公寓频繁暴雷,相寓为什么可以稳健经营?”彼时,我爱我家相寓副总经理、上海公司副总经理张多回应称,“不跟风、不盲从。”

2018年前后,资本涌入长租公寓行业,市场疯狂起来。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各个长租公寓品牌陷入了恶性竞争,行业充斥着高收低出、长收短付等各类乱象。当所有人都在疯狂跃进的时候,相寓却开始收缩不良库存。

2019年,相寓清退大量租金价格与市场水平偏离较大的房源。一组数据显示了相寓当时的举动:2019年初,相寓在管房源30.3万套,一年后降到了23.6万套。

长租公寓市场的“火热”被2020年初的疫情彻底浇灭,之后长租公寓运营商频频爆雷。相寓成功在疫情危机中生存下来,并在当年下半年业绩恢复至同期水平。2021年上半年,相寓管理规模再次实现正增长。

在商业世界,最忌讳的就是感性大于理性,盲目跟从让理性变成稀缺品。如今回过头再看,在那一波狂飙突进中,保持清醒的运营商并不多,而它们也正是这波潮水退去后少数还在稳健经营且扩大市场的“幸存者”。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长租公寓并非暴利行业,而是一门需长期经营的行业,其利润来自日常的精细化运营和服务,这才是行业的本质。

而在房产中介市场厮杀了20多年的我爱我家,对行业显然有更深的认知。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相寓总经理刘洋曾向媒体透露,在行业最疯狂的那段时间,我爱我家内部也曾有过讨论,“但大家最终的结论是,吹气泡式的规模违反了经营原则和经济规律,不会长久,相寓还是坚持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跟风陷入价格战。”

刘洋坦言,相较于高佣金的买卖交易,长租公寓利润较低。最早,我爱我家做“房屋托管”时,仅仅是基于业主托管房屋的需求而提供服务。当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我爱我家在自己的优势业务里,抢先入局。

与跑马圈地的入局者不同,我爱我家成立相寓,并没有将规模作为发展的第一位,而是将之定位为房屋资产管理,向业主和租客提供服务。因此,相寓从成立开始就着手建立数字化系统,以提升服务能力。

胡婷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现在租客寻找房源、签约、申请维修、支付各类费用等,都直接通过相寓APP进行,无需去门店操作,方便快捷。

一位我爱我家工作人员称,不止租户,业主、管家、供应链合作商等主要商业活动也同样通过该平台完成,相寓业务已经实现了全链路的互联网平台化运营。今年上半年,我爱我家还启动了“数字化驾驶舱”“小寓智系”等数字化产品的开发和应用。

北漂八年,胡婷搬过五次家,每搬一次,微信好友中就会增加几位房产经纪人。如今,这些人已经成为她朋友圈最活跃的群体。

多年的租房生活,胡婷和多家房产中介打过交道,但她最常选择的还是我爱我家。从最早的由我爱我家牵线,与房东业主直接签合同,到后来通过其长租公寓品牌“相寓”租房,今年胡婷再搬家时发现,除了部分整租,大部分房源均由相寓在管理。

她听一位熟悉的房产经纪人说,相寓现在所有管理的房源,都不再收取“中介费”,每月需缴纳房租的10%作为“服务费”,这些费用包含了双周保洁、屋内维修、网络等。

胡婷算了一笔账。合租多年,公共区域的卫生维护一直是她最头疼的事,如今每年的管理服务费虽然比中介费稍高,但双周保洁可解决公共区域卫生问题,屋内维修也不必操心,实在是性价比更高的选择。而行业人士也认为,相寓的管理服务已经从最初的探索期开始走向规范化、标准化。

最近,在胡婷准备第六次搬家时,我爱我家公布了2022年半年报。在这份半年业绩报告中,房屋资产管理业务相寓,成为该上市公司最亮眼的业绩之一。

一位我爱我家内部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公司一直把租赁作为重要板块来经营,持续了20年,是业务结构中至为重要的一部分。而在上半年疫情冲击和房地产市场仍处于调整期的当下,住房交易业务普遍受到波及,长租公寓则成为业绩增长的“防波堤”。

不过,过去几年,不少知名长租公寓品牌先后倒下,给市场留下一地鸡毛,让外界看到长租公寓并非一门简单的资本生意。更有业内人士坦言,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行业,“费心费力却非暴利,长租公寓最终还需落在精细运营和管理服务上。”

但相寓仍在坚持,并且逐渐成为我爱我家生态平台重要的优势资源。这样的变化也让行业开始思考:长租公寓是否是一项值得长期做的生意?住房租赁市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和服务?

相寓成“防波堤”

8月26日,国内首家登陆A股主板的房地产经纪公司我爱我家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收60.82亿元,同比下降0.77%;净亏损3.8亿元。

从数据来看,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略微有所下降,变化不大。不过,在收入构成中,各业务占比的变化较大,二手住宅经纪和新房销售业务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减少。

对此,我爱我家表示,主要受疫情冲击和宏观经济环境变动影响。尤其北京和上海是我爱我家主要布局和营收占比较高的城市,今年上半年这两地疫情持续时间较长、范围较广,对二手住宅及新房交易影响较大。

“疫情期间,公司线下门店运营和业务带看无法正常开展,客户需求被抑制,造成客户新增买卖和租赁成交减少,对于围绕成交开展服务二手住宅经纪和新房销售业务影响尤为突出,造成公司上半年来自于住房交易服务的收入同比产生较大幅度下滑。”我爱我家称。

近期,随着北京、上海等重点城市疫情好转,我爱我家业务回暖趋势明显。一个明显可见的数据是,6月其直营城市整体GTV环比增长42.9%,新增客户带看量环比增长16.3%。此外,一季度,我爱我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1亿元,二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2亿元,经营也在逐渐改善。

在房地产市场剧烈波动的时候,我爱我家布局多年的长租公寓品牌相寓,撑起了上半年业绩的“半边天”,也成为公司重要的“防波堤”。

相寓是我爱我家旗下的房屋资产管理品牌。作为国内最早提供房屋资产管理服务的公司,我爱我家早在2001年就开始布局“房屋管家”租赁业务,相寓正是脱胎于此。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相寓实现营收29.82亿元,占总营收的49%,租金交易额达73.3亿元。各项指标都保持行业领先水平。

截至2022年6月底,相寓业务在管规模25.7万套,同比增长4.5%,环比2021年底净增1.6%。平均出租率上半年为95.8%,同比增加0.1个百分点。此外,平均出房天数9.6天,相比第一季度提升了0.6天。在重点城市疫情此起彼伏的上半年,达到这样的数据并不容易。

事实上,相寓的亮眼业绩并非今年才凸显。过去两年,相寓就因为亮眼的成绩多次被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点名”表扬。在今年5月召开的2021年业绩会上,谢勇更是直言,相寓下一步将成为我爱我家生态平台重要的优势资源。

薄利的长租公寓怎么做?

众所周知,长租公寓并不是一门轻松的生意。住房租赁管理链条复杂,管理周期长,经营并非易事,且并不是多挣钱的行业。过去几年,多地频繁被曝出部分长租企业“爆雷”,坑了无数租客,卷走数百万“跑路”的消息。

长租行业开始进入极速洗牌期。但背靠我爱我家的相寓,公司经营一直平稳,且市场份额不降反增。

在去年年中业绩会上,有投资者向管理层发出疑问,“长租公寓频繁暴雷,相寓为什么可以稳健经营?”彼时,我爱我家相寓副总经理、上海公司副总经理张多回应称,“不跟风、不盲从。”

2018年前后,资本涌入长租公寓行业,市场疯狂起来。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各个长租公寓品牌陷入了恶性竞争,行业充斥着高收低出、长收短付等各类乱象。当所有人都在疯狂跃进的时候,相寓却开始收缩不良库存。

2019年,相寓清退大量租金价格与市场水平偏离较大的房源。一组数据显示了相寓当时的举动:2019年初,相寓在管房源30.3万套,一年后降到了23.6万套。

长租公寓市场的“火热”被2020年初的疫情彻底浇灭,之后长租公寓运营商频频爆雷。相寓成功在疫情危机中生存下来,并在当年下半年业绩恢复至同期水平。2021年上半年,相寓管理规模再次实现正增长。

在商业世界,最忌讳的就是感性大于理性,盲目跟从让理性变成稀缺品。如今回过头再看,在那一波狂飙突进中,保持清醒的运营商并不多,而它们也正是这波潮水退去后少数还在稳健经营且扩大市场的“幸存者”。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长租公寓并非暴利行业,而是一门需长期经营的行业,其利润来自日常的精细化运营和服务,这才是行业的本质。

而在房产中介市场厮杀了20多年的我爱我家,对行业显然有更深的认知。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相寓总经理刘洋曾向媒体透露,在行业最疯狂的那段时间,我爱我家内部也曾有过讨论,“但大家最终的结论是,吹气泡式的规模违反了经营原则和经济规律,不会长久,相寓还是坚持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跟风陷入价格战。”

刘洋坦言,相较于高佣金的买卖交易,长租公寓利润较低。最早,我爱我家做“房屋托管”时,仅仅是基于业主托管房屋的需求而提供服务。当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我爱我家在自己的优势业务里,抢先入局。

与跑马圈地的入局者不同,我爱我家成立相寓,并没有将规模作为发展的第一位,而是将之定位为房屋资产管理,向业主和租客提供服务。因此,相寓从成立开始就着手建立数字化系统,以提升服务能力。

胡婷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现在租客寻找房源、签约、申请维修、支付各类费用等,都直接通过相寓APP进行,无需去门店操作,方便快捷。

一位我爱我家工作人员称,不止租户,业主、管家、供应链合作商等主要商业活动也同样通过该平台完成,相寓业务已经实现了全链路的互联网平台化运营。今年上半年,我爱我家还启动了“数字化驾驶舱”“小寓智系”等数字化产品的开发和应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