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幫房東刷好評提高排名的團隊,他們聲稱多家平台都可以刷。手機截圖

  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樓中,無營業執照,平台上很多“環境優雅”“干淨整潔”的房源,實際入住時卻是面積狹小、設施破舊的隔斷房,入住這些民宿也無需登記身份証。

  民宿市場火熱,行業現狀卻亟待規范和監管。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黃勇表示,對民宿的監管,目前還有很多方面處於空白地帶,這就很容易導致行業發展出現上述問題,相關部門應盡快制定完成並出台市級《民宿管理辦法》,做好科學規劃,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條件,確定行業標准。記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稱2018年8月將推出北京市城區民宿和鄉村民宿的具體管理規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見公布該規定。

  “平台上看到的房間很高大上,實際上是個又臟又差的隔斷房。”聊起8月份的北京之行,郭勝(化名)說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勝帶家人來京就醫,臨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北京心悅公寓”的照片,“房間看上去干淨整潔,雖然寫著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間也差不多少。”郭勝說,再加上該公寓的位置離醫院不遠,立刻下了一個三人間的訂單,298元一晚。

  入住當天,郭勝傻眼了:屋子裡油煙味很重,除了兩張床和一張桌子,幾乎就沒有別的地方了,窗戶很小,挂著一個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嚴重不符的屋子,郭勝覺得自己被騙了。

  更讓郭勝無法接受的是,房間門鎖也是壞的,而且是隔斷房,“公共空間也沒有攝像頭,一點安全保障都沒有”。

  這家平台上,北京心悅公寓的評分為4.7分(滿分5分),評價內容包括服務、設施、位置、衛生等四項,評分旁邊是“很好”“房子真的很棒”的文字描述。

  在協商退款無果后,郭勝把自己的經歷以圖文的形式發在了消費者服務平台黑貓投訴上,並要求退款。

  有類似遭遇的還有林晴(化名)。8月5日,她通過民宿平台預訂了一家西安某小區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180元。

  “打開房門時,一股發霉的味道迎面而來,跟房東宣傳的高端大氣、精美舒適嚴重不符。”林晴說,她當即決定退房,但當時已經是下午6點鐘,在完全沒有入住的情況下,林晴覺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費,但沒想到被房東拒絕了,僅退還了她500元的押金,沒有退還三天的房費。

  在黑貓平台投訴后,這家平台介入處理,最終退還了其余兩晚的房費。“作為國內知名的民宿平台,對於這樣的房源也能審核通過,太不規范了。”林晴說。

  入住假“民宿”不用身份登記

  8月21日,新京報記者在該平台,以99元的價格預訂了北京心悅公寓的一間鐘點房。當記者趕到該公寓在平台標注的“永定路66號”這個地址時,卻四處都找不到該公寓的任何標識。

  公寓老板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公寓就在附近,隨后會有人帶記者過去。約5分鐘之后,公寓老板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現,並委托該女子帶記者去附近的居民樓裡看房。

  與記者一同前去的還有一對母子。他們之前就住過這家公寓,因為“價格便宜”,也是在該平台訂的。

  進入公寓后,記者發現,這其實是一處普通的居民房,隔斷后共有五個房間,外加一個廚房。最小的房間不帶窗戶,隻有幾平米。該公寓主頁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間條件較好的房間,但關於隔斷、無窗和凌亂的衛生間,隻有客戶入住后才能看見。

  帶路的女子透露,這是他們整租下來之后改的,像這樣的房間他們一共整租了三四處,都在這條街上,租金每月7000到20000元不等,“都是隔斷的,一共有20多個房間。”記者注意到,該公寓當天已經全部訂滿,連客廳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記身份証。

  記者詢問安全問題,對方表示小區裡有攝像頭,“非常安全”。而在這處公寓裡,電線雜亂地盤在牆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設備。

  這名女子還透露,他們沒有申領過營業執照,但在派出所報備過。記者致電屬地派出所被告知,經營民宿需要辦理特種經營許可証,並且向公安部門報備,“隔斷房是不允許做民宿用的”。

  截至發稿,北京心悅公寓在這家平台上一共有116條評論,其中有56位用戶打了“低分”。這些用戶對其描述為“衛生不好”“隔音差”“房間小”“與圖片不符合”。房東對於每一條低分評論,幾乎都有大段的回應,稱自己的房子對得起這個價格。

  無証民宿多為租房經營

  同樣被投訴過的,還有一家名為“星期五公寓”的民宿。該民宿在上述平台評分也是4.7分,其主頁顯示“性價比高”“干淨整潔”。

  從平台頁面上可以看到,該民宿一共有17間客房,每一間的被褥都疊得整整齊齊,價格從100多元到400元不等,也經常是訂滿的狀態。

  在評論區,有住戶稱該民宿不僅衛生極差,“拉個帘子就是一間房”,甚至還有人在走廊做飯,垃圾滿地。

  8月21日,記者通過這家平台又預訂了一間大床房,一共228元。在房主電話指路下,記者來到了一處待拆遷的樓房內。沿著樓梯走上去,走廊內堆放著各種待處理的生活用品,每個樓層都有一個公共的洗衣房和廁所。不少樓內居民干脆在走廊擺上煤氣灶作為廚房。

  在一間拉著簡易竹帘的房間,記者見到了自己的床位。這間20平米左右的房間被隔成了三個房間,而且有兩間已經“租出去了”。房內除了床再也擺不下其他生活設施。

  在這裡入住,一樣不需要辦理任何登記。

  房東介紹,自己做民宿已經有十年了,有時候自己也會去北京西站攬客。樓上還有幾間房,不過也是像這樣隔開的,“你們要是覺得不合適,可以跟平台聯系退款”。

  當被問到是否有更好一點的房間時,房東打開對面的一間房門,稱這間是沒有隔斷的,一共可以住四個人,398元一晚。

  在這個房間除了兩張床和桌子,還擺放著房東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來剛住過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隻有一街之隔的還有雲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該公寓並未在上述平台上線,而是通過其他平台招攬住戶。

  這間面積更狹小的民宿,兩居室被隔成了四個房間,其余兩間分別是廚房和客廳,價格從160元到300元不等。房東直言她也是租的別人的房子經營民宿,並未辦理過手續,“像這樣的民宿我們樓裡還有很多家,一般不會有人來查”。

  北京警方曾展開全市清理整治行動

  北京警方於2018年6月至9月,就組織開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網絡短租房清理整治專項行動,重點圍繞交通樞紐、繁華商區、高校區域等周邊帶有日租、短租性質的“民宿”、“特色民居”、“青年旅社”以及人員更換頻繁的出租房屋開展細致排查。行動開展以來,公安機關共消除相關治安隱患4200余處、消防隱患1.3萬處﹔取締具有群租形態的日租房、黑旅館和未經許可經營的日租房、短租房620余戶,查獲各類違法犯罪人員840余人。

  針對轄區內北京心悅公寓涉嫌違規經營情況,北京海澱警方在先期摸排后,於9月3日展開突擊查處,將路口正攬客的違法人員熊某抓獲。

  民警帶著熊某到其日租房內詢問情況。據熊某交代,她將房屋從屋主處租來,再放到平台上以“旅店”名義出租給來京人員。在租房時,租戶無需提供身份証等証件。租房也不需要從平台下單支付,相約見面交錢即可,價格也從100元到200元不等。

  直到民警進屋,一些住戶都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是非法經營的日租房。民警介紹,違法行為人熊某曾因經營黑旅店被警方處理過,此次又重蹈覆轍。目前,熊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平台注冊虛假房源也可上線

  據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的預測,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額為165億元,同比增長37.5%,繼續保持快速發展態勢。2018年我國主要共享住宿平台房源量約350萬個,較上年增長16.7%,到2020年,我國共享民宿市場交易規模有望達到500億元,共享民宿房源將超過600萬套。

  但在這場百億級規模的商業盛宴背后,新京報記者發現平台對房源的審核存在諸多漏洞。

  在一家民宿平台APP上,如果想成為房東,需要提交個人身份信息認証、房源真實照片、房源地址等信息。關於房源資質(購房合同或租賃協議)則是選填項,可提交也可不提交。

  在體驗中,新京報記者手持他人的身份証拍照,連同虛假的房源地址和照片上傳上述民宿平台APP系統后,不到24小時,就收到了審核通過的“上線通知”。換句話說,一家不存在的民宿已經可以上線營業了。

  根據這家民宿平台的房東規則,民宿需要配備正常工作的滅火器、確保屋內所有電器設備安全安裝、處理好裸露電線等。同時房東需要保証自己的房源符合公安、環保、衛生等主管部門規定。實際上,這些並沒有任何線上或線下的審核過程。記者此前探訪的多處公寓中,也並未看到有滅火器和營業資質。

  在另一家民宿平台上,記者同樣將這套虛假的房源信息提交后,也很快獲得了平台通過。盡管記者的實名認証並未通過,但還是很快就收到了意向住戶發來的尋房信息。

  違規發布房源的機構或個人將面臨房源下架、暫停發布房源信息1至3個月等處罰。違規發布房源信息3次以上的,不得再通過互聯網交易平台發布北京市住房租賃房源信息。

  “民宿”排名提升也可以“刷”

  記者這套根本不存在的“民宿”,在平台上線當天,就有平台工作人員來電提示,稱民宿的排名越高,獲客機會就越大,而排名則由經營者的接單率、拒單率和回復率決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宿老板告訴記者,除了正常接單提升排名,還可以雇人刷好評和買收藏量。

  在QQ群輸入“民宿”“刷評”等關鍵詞,很快就能找到專門組織給民宿經營者刷好評的團隊。

  其中一個團隊負責人小凱表示,自己有刷手群,可實名幫民宿刷好評,多家平台的房源都可做。操作流程是,刷手下單並帶圖好評之后,房東再將房費原路退回,並支付每單8元的人工費。

  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樓中,無營業執照,平台上很多“環境優雅”“干淨整潔”的房源,實際入住時卻是面積狹小、設施破舊的隔斷房,入住這些民宿也無需登記身份証。

  民宿市場火熱,行業現狀卻亟待規范和監管。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黃勇表示,對民宿的監管,目前還有很多方面處於空白地帶,這就很容易導致行業發展出現上述問題,相關部門應盡快制定完成並出台市級《民宿管理辦法》,做好科學規劃,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條件,確定行業標准。記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稱2018年8月將推出北京市城區民宿和鄉村民宿的具體管理規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見公布該規定。

  “平台上看到的房間很高大上,實際上是個又臟又差的隔斷房。”聊起8月份的北京之行,郭勝(化名)說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勝帶家人來京就醫,臨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北京心悅公寓”的照片,“房間看上去干淨整潔,雖然寫著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間也差不多少。”郭勝說,再加上該公寓的位置離醫院不遠,立刻下了一個三人間的訂單,298元一晚。

  入住當天,郭勝傻眼了:屋子裡油煙味很重,除了兩張床和一張桌子,幾乎就沒有別的地方了,窗戶很小,挂著一個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嚴重不符的屋子,郭勝覺得自己被騙了。

  更讓郭勝無法接受的是,房間門鎖也是壞的,而且是隔斷房,“公共空間也沒有攝像頭,一點安全保障都沒有”。

  這家平台上,北京心悅公寓的評分為4.7分(滿分5分),評價內容包括服務、設施、位置、衛生等四項,評分旁邊是“很好”“房子真的很棒”的文字描述。

  在協商退款無果后,郭勝把自己的經歷以圖文的形式發在了消費者服務平台黑貓投訴上,並要求退款。

  有類似遭遇的還有林晴(化名)。8月5日,她通過民宿平台預訂了一家西安某小區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180元。

  “打開房門時,一股發霉的味道迎面而來,跟房東宣傳的高端大氣、精美舒適嚴重不符。”林晴說,她當即決定退房,但當時已經是下午6點鐘,在完全沒有入住的情況下,林晴覺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費,但沒想到被房東拒絕了,僅退還了她500元的押金,沒有退還三天的房費。

  在黑貓平台投訴后,這家平台介入處理,最終退還了其余兩晚的房費。“作為國內知名的民宿平台,對於這樣的房源也能審核通過,太不規范了。”林晴說。

  入住假“民宿”不用身份登記

  8月21日,新京報記者在該平台,以99元的價格預訂了北京心悅公寓的一間鐘點房。當記者趕到該公寓在平台標注的“永定路66號”這個地址時,卻四處都找不到該公寓的任何標識。

  公寓老板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公寓就在附近,隨后會有人帶記者過去。約5分鐘之后,公寓老板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現,並委托該女子帶記者去附近的居民樓裡看房。

  與記者一同前去的還有一對母子。他們之前就住過這家公寓,因為“價格便宜”,也是在該平台訂的。

  進入公寓后,記者發現,這其實是一處普通的居民房,隔斷后共有五個房間,外加一個廚房。最小的房間不帶窗戶,隻有幾平米。該公寓主頁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間條件較好的房間,但關於隔斷、無窗和凌亂的衛生間,隻有客戶入住后才能看見。

  帶路的女子透露,這是他們整租下來之后改的,像這樣的房間他們一共整租了三四處,都在這條街上,租金每月7000到20000元不等,“都是隔斷的,一共有20多個房間。”記者注意到,該公寓當天已經全部訂滿,連客廳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記身份証。

  記者詢問安全問題,對方表示小區裡有攝像頭,“非常安全”。而在這處公寓裡,電線雜亂地盤在牆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設備。

  這名女子還透露,他們沒有申領過營業執照,但在派出所報備過。記者致電屬地派出所被告知,經營民宿需要辦理特種經營許可証,並且向公安部門報備,“隔斷房是不允許做民宿用的”。

  截至發稿,北京心悅公寓在這家平台上一共有116條評論,其中有56位用戶打了“低分”。這些用戶對其描述為“衛生不好”“隔音差”“房間小”“與圖片不符合”。房東對於每一條低分評論,幾乎都有大段的回應,稱自己的房子對得起這個價格。

  無証民宿多為租房經營

  同樣被投訴過的,還有一家名為“星期五公寓”的民宿。該民宿在上述平台評分也是4.7分,其主頁顯示“性價比高”“干淨整潔”。

  從平台頁面上可以看到,該民宿一共有17間客房,每一間的被褥都疊得整整齊齊,價格從100多元到400元不等,也經常是訂滿的狀態。

  在評論區,有住戶稱該民宿不僅衛生極差,“拉個帘子就是一間房”,甚至還有人在走廊做飯,垃圾滿地。

  8月21日,記者通過這家平台又預訂了一間大床房,一共228元。在房主電話指路下,記者來到了一處待拆遷的樓房內。沿著樓梯走上去,走廊內堆放著各種待處理的生活用品,每個樓層都有一個公共的洗衣房和廁所。不少樓內居民干脆在走廊擺上煤氣灶作為廚房。

  在一間拉著簡易竹帘的房間,記者見到了自己的床位。這間20平米左右的房間被隔成了三個房間,而且有兩間已經“租出去了”。房內除了床再也擺不下其他生活設施。

  在這裡入住,一樣不需要辦理任何登記。

  房東介紹,自己做民宿已經有十年了,有時候自己也會去北京西站攬客。樓上還有幾間房,不過也是像這樣隔開的,“你們要是覺得不合適,可以跟平台聯系退款”。

  當被問到是否有更好一點的房間時,房東打開對面的一間房門,稱這間是沒有隔斷的,一共可以住四個人,398元一晚。

  在這個房間除了兩張床和桌子,還擺放著房東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來剛住過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隻有一街之隔的還有雲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該公寓並未在上述平台上線,而是通過其他平台招攬住戶。

  這間面積更狹小的民宿,兩居室被隔成了四個房間,其余兩間分別是廚房和客廳,價格從160元到300元不等。房東直言她也是租的別人的房子經營民宿,並未辦理過手續,“像這樣的民宿我們樓裡還有很多家,一般不會有人來查”。

  北京警方曾展開全市清理整治行動

  北京警方於2018年6月至9月,就組織開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網絡短租房清理整治專項行動,重點圍繞交通樞紐、繁華商區、高校區域等周邊帶有日租、短租性質的“民宿”、“特色民居”、“青年旅社”以及人員更換頻繁的出租房屋開展細致排查。行動開展以來,公安機關共消除相關治安隱患4200余處、消防隱患1.3萬處﹔取締具有群租形態的日租房、黑旅館和未經許可經營的日租房、短租房620余戶,查獲各類違法犯罪人員840余人。

  針對轄區內北京心悅公寓涉嫌違規經營情況,北京海澱警方在先期摸排后,於9月3日展開突擊查處,將路口正攬客的違法人員熊某抓獲。

  民警帶著熊某到其日租房內詢問情況。據熊某交代,她將房屋從屋主處租來,再放到平台上以“旅店”名義出租給來京人員。在租房時,租戶無需提供身份証等証件。租房也不需要從平台下單支付,相約見面交錢即可,價格也從100元到200元不等。

  直到民警進屋,一些住戶都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是非法經營的日租房。民警介紹,違法行為人熊某曾因經營黑旅店被警方處理過,此次又重蹈覆轍。目前,熊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平台注冊虛假房源也可上線

  據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的預測,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額為165億元,同比增長37.5%,繼續保持快速發展態勢。2018年我國主要共享住宿平台房源量約350萬個,較上年增長16.7%,到2020年,我國共享民宿市場交易規模有望達到500億元,共享民宿房源將超過600萬套。

  但在這場百億級規模的商業盛宴背后,新京報記者發現平台對房源的審核存在諸多漏洞。

  在一家民宿平台APP上,如果想成為房東,需要提交個人身份信息認証、房源真實照片、房源地址等信息。關於房源資質(購房合同或租賃協議)則是選填項,可提交也可不提交。

  在體驗中,新京報記者手持他人的身份証拍照,連同虛假的房源地址和照片上傳上述民宿平台APP系統后,不到24小時,就收到了審核通過的“上線通知”。換句話說,一家不存在的民宿已經可以上線營業了。

  根據這家民宿平台的房東規則,民宿需要配備正常工作的滅火器、確保屋內所有電器設備安全安裝、處理好裸露電線等。同時房東需要保証自己的房源符合公安、環保、衛生等主管部門規定。實際上,這些並沒有任何線上或線下的審核過程。記者此前探訪的多處公寓中,也並未看到有滅火器和營業資質。

  在另一家民宿平台上,記者同樣將這套虛假的房源信息提交后,也很快獲得了平台通過。盡管記者的實名認証並未通過,但還是很快就收到了意向住戶發來的尋房信息。

  違規發布房源的機構或個人將面臨房源下架、暫停發布房源信息1至3個月等處罰。違規發布房源信息3次以上的,不得再通過互聯網交易平台發布北京市住房租賃房源信息。

  “民宿”排名提升也可以“刷”

  記者這套根本不存在的“民宿”,在平台上線當天,就有平台工作人員來電提示,稱民宿的排名越高,獲客機會就越大,而排名則由經營者的接單率、拒單率和回復率決定。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宿老板告訴記者,除了正常接單提升排名,還可以雇人刷好評和買收藏量。

  在QQ群輸入“民宿”“刷評”等關鍵詞,很快就能找到專門組織給民宿經營者刷好評的團隊。

  其中一個團隊負責人小凱表示,自己有刷手群,可實名幫民宿刷好評,多家平台的房源都可做。操作流程是,刷手下單並帶圖好評之后,房東再將房費原路退回,並支付每單8元的人工費。

  “刷單晚上8點統一做,你白天可以正常營業。”小凱說。但他同時提醒,有些平台查得相對較嚴,如果被平台監控到有可能直接將房源下線。

10月10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加大对违规发布房源信息处罚力度。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网络平台上的部分房源存在无证经营、卫生条件差、虚假房源、消防设施不达标等问题。

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楼中,无营业执照,平台上很多“环境优雅”“干净整洁”的房源,实际入住时却是面积狭小、设施破旧的隔断房,入住这些民宿也无需登记身份证。

《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履行“审核义务”,加强审核、管理住房租赁信息,不得出现违法违规、虚假、重复和“僵尸”房源信息。但新京报记者以虚假房源资料在两家民宿平台注册,一天内均通过审核,并收到了意向客户的订房咨询。

民宿市场火热,行业现状却亟待规范和监管。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黄勇表示,对民宿的监管,目前还有很多方面处于空白地带,这就很容易导致行业发展出现上述问题,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完成并出台市级《民宿管理办法》,做好科学规划,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条件,确定行业标准。记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称2018年8月将推出北京市城区民宿和乡村民宿的具体管理规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见公布该规定。

网上订公寓遇到隔断房

“平台上看到的房间很高大上,实际上是个又脏又差的隔断房。”聊起8月份的北京之行,郭胜(化名)说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胜带家人来京就医,临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北京心悦公寓”的照片,“房间看上去干净整洁,虽然写着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间也差不多少。”郭胜说,再加上该公寓的位置离医院不远,立刻下了一个三人间的订单,298元一晚。

入住当天,郭胜傻眼了:屋子里油烟味很重,除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就没有别的地方了,窗户很小,挂着一个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严重不符的屋子,郭胜觉得自己被骗了。

更让郭胜无法接受的是,房间门锁也是坏的,而且是隔断房,“公共空间也没有摄像头,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

这家平台上,北京心悦公寓的评分为4.7分(满分5分),评价内容包括服务、设施、位置、卫生等四项,评分旁边是“很好”“房子真的很棒”的文字描述。

在协商退款无果后,郭胜把自己的经历以图文的形式发在了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并要求退款。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林晴(化名)。8月5日,她通过民宿平台预订了一家西安某小区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180元。

“打开房门时,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而来,跟房东宣传的高端大气、精美舒适严重不符。”林晴说,她当即决定退房,但当时已经是下午6点钟,在完全没有入住的情况下,林晴觉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费,但没想到被房东拒绝了,仅退还了她500元的押金,没有退还三天的房费。

在黑猫平台投诉后,这家平台介入处理,最终退还了其余两晚的房费。“作为国内知名的民宿平台,对于这样的房源也能审核通过,太不规范了。”林晴说。

入住假“民宿”不用身份登记

8月21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平台,以99元的价格预订了北京心悦公寓的一间钟点房。当记者赶到该公寓在平台标注的“永定路66号”这个地址时,却四处都找不到该公寓的任何标识。

公寓老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公寓就在附近,随后会有人带记者过去。约5分钟之后,公寓老板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现,并委托该女子带记者去附近的居民楼里看房。

与记者一同前去的还有一对母子。他们之前就住过这家公寓,因为“价格便宜”,也是在该平台订的。

进入公寓后,记者发现,这其实是一处普通的居民房,隔断后共有五个房间,外加一个厨房。最小的房间不带窗户,只有几平米。该公寓主页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间条件较好的房间,但关于隔断、无窗和凌乱的卫生间,只有客户入住后才能看见。

带路的女子透露,这是他们整租下来之后改的,像这样的房间他们一共整租了三四处,都在这条街上,租金每月7000到20000元不等,“都是隔断的,一共有20多个房间。”记者注意到,该公寓当天已经全部订满,连客厅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记者询问安全问题,对方表示小区里有摄像头,“非常安全”。而在这处公寓里,电线杂乱地盘在墙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设备。

这名女子还透露,他们没有申领过营业执照,但在派出所报备过。记者致电属地派出所被告知,经营民宿需要办理特种经营许可证,并且向公安部门报备,“隔断房是不允许做民宿用的”。

《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规定,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发布住房租赁信息的企业要依法登记、备案且正常经营住房租赁企业应于签订收进房屋或出租房屋合同之日起3日内,将合同主要信息(包括房屋坐落、面积、间数、价格和租赁双方等)录入北京市住房租赁监管平台。

截至发稿,北京心悦公寓在这家平台上一共有116条评论,其中有56位用户打了“低分”。这些用户对其描述为“卫生不好”“隔音差”“房间小”“与图片不符合”。房东对于每一条低分评论,几乎都有大段的回应,称自己的房子对得起这个价格。

无证民宿多为租房经营

同样被投诉过的,还有一家名为“星期五公寓”的民宿。该民宿在上述平台评分也是4.7分,其主页显示“性价比高”“干净整洁”。

从平台页面上可以看到,该民宿一共有17间客房,每一间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价格从100多元到400元不等,也经常是订满的状态。

在评论区,有住户称该民宿不仅卫生极差,“拉个帘子就是一间房”,甚至还有人在走廊做饭,垃圾满地。

8月21日,记者通过这家平台又预订了一间大床房,一共228元。在房主电话指路下,记者来到了一处待拆迁的楼房内。沿着楼梯走上去,走廊内堆放着各种待处理的生活用品,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公共的洗衣房和厕所。不少楼内居民干脆在走廊摆上煤气灶作为厨房。

在一间拉着简易竹帘的房间,记者见到了自己的床位。这间20平米左右的房间被隔成了三个房间,而且有两间已经“租出去了”。房内除了床再也摆不下其他生活设施。

在这里入住,一样不需要办理任何登记。

房东介绍,自己做民宿已经有十年了,有时候自己也会去北京西站揽客。楼上还有几间房,不过也是像这样隔开的,“你们要是觉得不合适,可以跟平台联系退款”。

当被问到是否有更好一点的房间时,房东打开对面的一间房门,称这间是没有隔断的,一共可以住四个人,398元一晚。

在这个房间除了两张床和桌子,还摆放着房东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来刚住过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只有一街之隔的还有云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该公寓并未在上述平台上线,而是通过其他平台招揽住户。

这间面积更狭小的民宿,两居室被隔成了四个房间,其余两间分别是厨房和客厅,价格从160元到300元不等。房东直言她也是租的别人的房子经营民宿,并未办理过手续,“像这样的民宿我们楼里还有很多家,一般不会有人来查”。

北京警方曾展开全市清理整治行动

存在治安消防隐患、缺乏有效监管的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真的没人来查吗?

北京警方于2018年6月至9月,就组织开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网络短租房清理整治专项行动,重点围绕交通枢纽、繁华商区、高校区域等周边带有日租、短租性质的“民宿”、“特色民居”、“青年旅社”以及人员更换频繁的出租房屋开展细致排查。行动开展以来,公安机关共消除相关治安隐患4200余处、消防隐患1.3万处;取缔具有群租形态的日租房、黑旅馆和未经许可经营的日租房、短租房620余户,查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840余人。

针对辖区内北京心悦公寓涉嫌违规经营情况,北京海淀警方在先期摸排后,于9月3日展开突击查处,将路口正揽客的违法人员熊某抓获。

民警带着熊某到其日租房内询问情况。据熊某交代,她将房屋从屋主处租来,再放到平台上以“旅店”名义出租给来京人员。在租房时,租户无需提供身份证等证件。租房也不需要从平台下单支付,相约见面交钱即可,价格也从100元到200元不等。

直到民警进屋,一些住户都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是非法经营的日租房。民警介绍,违法行为人熊某曾因经营黑旅店被警方处理过,此次又重蹈覆辙。目前,熊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新京报记者从海淀警方了解到,海淀公安分局在全区范围内持续开展违法群租房、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等出租房屋专项整治工作,今年以来已拆除群租房600余套,行政拘留违法行为人150余人,取缔违规日租房百余家。

10月10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加大对违规发布房源信息处罚力度。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网络平台上的部分房源存在无证经营、卫生条件差、虚假房源、消防设施不达标等问题。

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楼中,无营业执照,平台上很多“环境优雅”“干净整洁”的房源,实际入住时却是面积狭小、设施破旧的隔断房,入住这些民宿也无需登记身份证。

《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履行“审核义务”,加强审核、管理住房租赁信息,不得出现违法违规、虚假、重复和“僵尸”房源信息。但新京报记者以虚假房源资料在两家民宿平台注册,一天内均通过审核,并收到了意向客户的订房咨询。

民宿市场火热,行业现状却亟待规范和监管。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黄勇表示,对民宿的监管,目前还有很多方面处于空白地带,这就很容易导致行业发展出现上述问题,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完成并出台市级《民宿管理办法》,做好科学规划,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条件,确定行业标准。记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称2018年8月将推出北京市城区民宿和乡村民宿的具体管理规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见公布该规定。

网上订公寓遇到隔断房

“平台上看到的房间很高大上,实际上是个又脏又差的隔断房。”聊起8月份的北京之行,郭胜(化名)说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胜带家人来京就医,临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北京心悦公寓”的照片,“房间看上去干净整洁,虽然写着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间也差不多少。”郭胜说,再加上该公寓的位置离医院不远,立刻下了一个三人间的订单,298元一晚。

入住当天,郭胜傻眼了:屋子里油烟味很重,除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就没有别的地方了,窗户很小,挂着一个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严重不符的屋子,郭胜觉得自己被骗了。

更让郭胜无法接受的是,房间门锁也是坏的,而且是隔断房,“公共空间也没有摄像头,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

这家平台上,北京心悦公寓的评分为4.7分(满分5分),评价内容包括服务、设施、位置、卫生等四项,评分旁边是“很好”“房子真的很棒”的文字描述。

在协商退款无果后,郭胜把自己的经历以图文的形式发在了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并要求退款。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林晴(化名)。8月5日,她通过民宿平台预订了一家西安某小区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180元。

“打开房门时,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而来,跟房东宣传的高端大气、精美舒适严重不符。”林晴说,她当即决定退房,但当时已经是下午6点钟,在完全没有入住的情况下,林晴觉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费,但没想到被房东拒绝了,仅退还了她500元的押金,没有退还三天的房费。

在黑猫平台投诉后,这家平台介入处理,最终退还了其余两晚的房费。“作为国内知名的民宿平台,对于这样的房源也能审核通过,太不规范了。”林晴说。

入住假“民宿”不用身份登记

8月21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平台,以99元的价格预订了北京心悦公寓的一间钟点房。当记者赶到该公寓在平台标注的“永定路66号”这个地址时,却四处都找不到该公寓的任何标识。

公寓老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公寓就在附近,随后会有人带记者过去。约5分钟之后,公寓老板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现,并委托该女子带记者去附近的居民楼里看房。

与记者一同前去的还有一对母子。他们之前就住过这家公寓,因为“价格便宜”,也是在该平台订的。

进入公寓后,记者发现,这其实是一处普通的居民房,隔断后共有五个房间,外加一个厨房。最小的房间不带窗户,只有几平米。该公寓主页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间条件较好的房间,但关于隔断、无窗和凌乱的卫生间,只有客户入住后才能看见。

带路的女子透露,这是他们整租下来之后改的,像这样的房间他们一共整租了三四处,都在这条街上,租金每月7000到20000元不等,“都是隔断的,一共有20多个房间。”记者注意到,该公寓当天已经全部订满,连客厅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记者询问安全问题,对方表示小区里有摄像头,“非常安全”。而在这处公寓里,电线杂乱地盘在墙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设备。

这名女子还透露,他们没有申领过营业执照,但在派出所报备过。记者致电属地派出所被告知,经营民宿需要办理特种经营许可证,并且向公安部门报备,“隔断房是不允许做民宿用的”。

《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规定,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发布住房租赁信息的企业要依法登记、备案且正常经营住房租赁企业应于签订收进房屋或出租房屋合同之日起3日内,将合同主要信息(包括房屋坐落、面积、间数、价格和租赁双方等)录入北京市住房租赁监管平台。

截至发稿,北京心悦公寓在这家平台上一共有116条评论,其中有56位用户打了“低分”。这些用户对其描述为“卫生不好”“隔音差”“房间小”“与图片不符合”。房东对于每一条低分评论,几乎都有大段的回应,称自己的房子对得起这个价格。

无证民宿多为租房经营

同样被投诉过的,还有一家名为“星期五公寓”的民宿。该民宿在上述平台评分也是4.7分,其主页显示“性价比高”“干净整洁”。

从平台页面上可以看到,该民宿一共有17间客房,每一间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价格从100多元到400元不等,也经常是订满的状态。

在评论区,有住户称该民宿不仅卫生极差,“拉个帘子就是一间房”,甚至还有人在走廊做饭,垃圾满地。

8月21日,记者通过这家平台又预订了一间大床房,一共228元。在房主电话指路下,记者来到了一处待拆迁的楼房内。沿着楼梯走上去,走廊内堆放着各种待处理的生活用品,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公共的洗衣房和厕所。不少楼内居民干脆在走廊摆上煤气灶作为厨房。

在一间拉着简易竹帘的房间,记者见到了自己的床位。这间20平米左右的房间被隔成了三个房间,而且有两间已经“租出去了”。房内除了床再也摆不下其他生活设施。

在这里入住,一样不需要办理任何登记。

房东介绍,自己做民宿已经有十年了,有时候自己也会去北京西站揽客。楼上还有几间房,不过也是像这样隔开的,“你们要是觉得不合适,可以跟平台联系退款”。

当被问到是否有更好一点的房间时,房东打开对面的一间房门,称这间是没有隔断的,一共可以住四个人,398元一晚。

在这个房间除了两张床和桌子,还摆放着房东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来刚住过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只有一街之隔的还有云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该公寓并未在上述平台上线,而是通过其他平台招揽住户。

这间面积更狭小的民宿,两居室被隔成了四个房间,其余两间分别是厨房和客厅,价格从160元到300元不等。房东直言她也是租的别人的房子经营民宿,并未办理过手续,“像这样的民宿我们楼里还有很多家,一般不会有人来查”。

北京警方曾展开全市清理整治行动

存在治安消防隐患、缺乏有效监管的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真的没人来查吗?

北京警方于2018年6月至9月,就组织开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网络短租房清理整治专项行动,重点围绕交通枢纽、繁华商区、高校区域等周边带有日租、短租性质的“民宿”、“特色民居”、“青年旅社”以及人员更换频繁的出租房屋开展细致排查。行动开展以来,公安机关共消除相关治安隐患4200余处、消防隐患1.3万处;取缔具有群租形态的日租房、黑旅馆和未经许可经营的日租房、短租房620余户,查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840余人。

针对辖区内北京心悦公寓涉嫌违规经营情况,北京海淀警方在先期摸排后,于9月3日展开突击查处,将路口正揽客的违法人员熊某抓获。

民警带着熊某到其日租房内询问情况。据熊某交代,她将房屋从屋主处租来,再放到平台上以“旅店”名义出租给来京人员。在租房时,租户无需提供身份证等证件。租房也不需要从平台下单支付,相约见面交钱即可,价格也从100元到200元不等。

直到民警进屋,一些住户都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是非法经营的日租房。民警介绍,违法行为人熊某曾因经营黑旅店被警方处理过,此次又重蹈覆辙。目前,熊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新京报记者从海淀警方了解到,海淀公安分局在全区范围内持续开展违法群租房、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等出租房屋专项整治工作,今年以来已拆除群租房600余套,行政拘留违法行为人150余人,取缔违规日租房百余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