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可心是一名插画师,梦想是入住一栋满是名流的单身公寓。姜可心错过了和未婚夫浩天拍结婚照的时间,匆忙赶到后却接到未婚夫的分手信息,成了被抛弃的新娘。乔圣宇是个性格乖张的神秘漫画作家,化名安徒圣,为人苛求完美,为了一幅插画决定亲自去找姜可心算账,殊不知有人正在偷偷的跟踪观察着他。姜可心哭着决定一个人拍完婚纱照,乔圣宇突然来找她,摄影师以为乔圣宇是新郎要他去换衣服。姜可心为了失去的尊严,求乔圣宇陪自己拍一次婚纱照,乔圣宇指责她不靠谱。姜可心感叹自己命苦,碰到的男人全都是极品,独自穿着婚纱离开了。姜可心的头纱不小心掉到了楼下,乔圣宇误以为姜可心要跳楼自杀恐慌不已,姜可心想戏耍乔圣宇佯装跳楼,一不小心真掉了下去砸到了乔圣宇身上。一个神秘女人在一个即将完工的房间里,打电话给一个人,告诉她自己将乔圣宇的地址以匿名邮件的形式发给各大媒体。姜可心走投无路不敢回家,去找自己的好友池博远喝酒。姜可心向池博远哭诉自己刚刚去找了浩天,可是早已人去楼空不知所踪,姜可心绝望的说自己的爱情就是一部被坑蒙拐骗的血泪史,池博远看着心疼不已,和姜可心一起拿酒猛灌自己。池博远拿出浩天托自己交给姜可心的信,看到浩天对于这段感情只是说对不起,姜可心崩溃大哭。乔圣宇被姜可心当了肉垫,手臂受伤,回到家却发现房子被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乔圣宇只好去找自己的姑姑避难,乔姑姑劝他信息已经泄漏,既然瞒不住还是回来继承周氏集团,这是他爷爷的心血。乔圣宇坚决抵抗,乔姑姑决定退一步要乔圣宇先成家,乔圣宇激动地表示没有人能左右自己的人生。乔姑姑指责乔圣宇,不要初恋失败就拒绝别的人,乔圣宇转身走开。市里发生凶杀案,曾作为协警的老李决定探查到底。乔圣宇的住处被曝光,医生好友为他推荐了一个新的住处——单身公寓。姜可心回家向父亲和妹妹坦白未婚夫离开的事,并发誓厌倦了无休止的追逐爱情,决定从此当单身贵族。姜可心的师姐任潇潇因工作要出国几个月,这样一来任潇潇刚刚定好的单身公寓就缺了人,任潇潇拜托姜可心先化名自己住进去,姜可心想重生一次答应了潇潇姐的请求。单身公寓的主管经理林曼妮宣布单身公寓第一期住户招募完毕,七名单身贵族入住。单身公寓共有八栋房子,林曼妮宣布单身公寓不得恋爱,而且单身公寓入住满一年就会正式拥有单身公寓的产权。原来林曼妮就是那晚的神秘女人,林曼妮提醒大家,任何人不得进入单身公寓一号。姜可心入住单身公寓四号,与乔圣宇狭路相逢,因为化名任潇潇,被乔圣宇当成骗子看待。姜可心虽然住进豪华公寓开心不已,但仍向池博远抱怨单身公寓除了自己,邻居都是有钱有闲的单身贵族。姜可心害怕乔圣宇告发自己,急忙去讨好他。乔圣宇表示自己对姜可心的事不感兴趣,但要她以后为自己好好画画。姜可心不小心将红色颜料弄了满身,去找乔圣宇求助。乔圣宇疑神疑鬼的看到姜可心后,吓了一跳。

  乔圣宇拿橘子皮为姜可心擦着脸,姜可心坚持要自己擦,两人嬉闹中不小心相拥倒地,姜可心立即吻上了乔圣宇。乔圣宇呆住,然后嫌恶的推开了姜可心。姜可心告诉他,自从他上次救了自己后,自己上网查到他有过度换气综合症,所以才堵住他的嘴。门铃突然响起,乔圣宇急忙把姜可心藏进屋子里,原来是老李来找乔圣宇喝酒,老李看到乔圣宇身上的红色觉得不对。乔圣宇赶走了老李,把姜可心推进浴池要她洗干净。林曼妮来见乔姑姑,林曼妮向乔姑姑汇报了乔圣宇的近况。乔姑姑提醒接下来不管是用心,还是用身体都要牢牢地抓住乔圣宇。原来单身公寓和林曼妮都是乔姑姑的计划,目的就是让乔圣宇结婚。姜可心回到自己一团乱的公寓,发现了神秘的足迹和一张纸条。老李推测杀人凶手,是一个连续作案的惯犯。林曼妮找到正在练拳击的乔圣宇,表示自己也是拳击爱好者,乔圣宇不小心打到林曼妮,感到很抱歉。林曼妮说道自己和乔圣宇的相遇是缘分,是偶然中的必然,乔圣宇转身离开。姜可心再次看到神秘纸条,上面写着任潇潇的名字。姜可心怀疑是单身公寓里的人干的,林曼妮假装手被钉子扎到,乔圣宇抓起她的手查看。姜可心哼一声乔圣宇对美女就那么温柔,邻居方彩云调笑乔圣宇和林曼妮反被乔圣宇讽刺。姜可心试探乔圣宇纸条是否是他放的,老李建议大家去喝一杯被乔圣宇拒绝。乔圣宇的医生好友前来探望,询问他对插画师满意吗。医生建议与其每周来找自己看病,不如多游泳练习呼吸。乔圣宇立即说道自己曾落水,对水有恐惧感。乔圣宇偷偷的关注姜可心,而姜可心正在为纸条的事烦恼。任潇潇打电话来询问姜可心过得好吗,姜可心说出了自己怕被发现的担忧,任潇潇笑着安慰她只要自然点就不会被发现。杀人案搞得全市人民人心惶惶,池博远提醒姜可心没事不要出门。姜可心最近频频来找乔圣宇,不知道乔圣宇就是安徒圣的姜可心,吐槽起安徒圣来。两人一起去逛超市,正巧邻居郑凡和好友也在超市。乔圣宇怀疑姜可心喜欢自己,并把她最近的行为归结为追求自己。姜可心解释道邻居要互帮互助,乔圣宇不相信坚持认为她喜欢自己。正在付钱的时候,姜可心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夫浩天,也就是郑凡的好友,急忙追了出去。乔圣宇大骂姜可心一点长进都没有,别人都不要她了还问什么。郑凡将浩天带回单身公寓,原来浩天有恐婚症才逃离可心。

  乔圣宇回到公寓,总是不断地想起姜可心伤心的样子,后悔刚才对她那么凶,乔圣宇左思右想最后决定出门去找她。走到姜可心的公寓门前,突然被姜可心拖到了草丛里。姜可心怀疑自己的公寓进了人,吓得躲到了乔圣宇怀里。乔圣宇拉着姜可心回到了她的公寓,两人分头查看是否有潜入者。乔姑姑带林曼妮来见乔圣宇病重昏迷的爷爷,告诉她想进自己家门,就要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林曼妮家境贫寒,但是力争上游想做有钱人。乔姑姑认为与其找一个不好摆弄的千金小姐,不如让林曼妮嫁进来,这样的人才更知道报恩。乔圣宇最近眼前总是莫名的出现姜可心的幻想,立即去找心理医生询问自己出现幻觉是怎么回事,心理医生笑着告诉他诊断结果是单相思。姜可心心烦去找池博远,姜可心表示自己不想住在单身公寓了,池博远不解,姜可心笑着说以后再告诉他原因。姜可心半夜在公寓看到了人影,吓得去找乔圣宇。乔圣宇想起心理医生的诊断,警告姜可心以后不许再来自己这闲逛。姜可心回到公寓时,再次看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树林见。乔圣宇心烦意乱出门,却看到姜可心一个人往树林里走,并且远处好像还有一个男人的身影。乔圣宇不放心追了上去,跟在姜可心后面进了树林。乔圣宇看到一个男人扑向姜可心,冲上去和男人扭打成一团,姜可心拿着电棒想帮忙,却不小心电晕了乔圣宇,袭击可心的人趁机逃跑。姜可心把昏迷的乔圣宇拖回公寓,马上打电话给池博远,池博远担心姜可心被非礼,思虑之后还是决定去看可心。林曼妮去给乔圣宇送巧克力,居然看到姜可心拖着乔圣宇进了他的公寓。林曼妮气的丢掉了巧克力,打电话叫人调查姜可心的资料。池博远来到单身公寓门前,发现这里既没有保安也没有门铃,不知道如何进去的池博远,想着姜可心已经没事,只好回了家。乔圣宇醒来,发现姜可心正把一个东西按在自己屁股上。乔圣宇一把推开姜可心,姜可心解释道乔圣宇的屁股被电击后灼伤,自己在帮他冰敷。姜可心真诚的向乔圣宇道谢,乔圣宇分析姜可心遇到了一个变态跟踪狂,已经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要她马上报警。姜可心立即说不可以,警察来了就会发现自己的假身份,光是单身公寓的违约金就让自己的家庭负担不起。姜可心说道自己和乔圣宇这种有钱人是两个世界的,有时候自己真的想过一过有钱人的生活,所以选择住在单身公寓,想用另一个身份开心的度过这一年。林曼妮询问乔姑姑,乔圣宇对他自己的父母看法如何。乔圣宇的父亲因为圣宇的妈妈和家里决裂,结果双双出车祸身亡,留下乔圣宇和姑姑爷爷生活。乔姑姑对林曼妮用心很是满意,要她继续努力。姜可心来到出版社,居然发现自己的稿酬涨了许多,欢天喜地的签了合约。姜可心走后,编辑打电话给乔圣宇,原来是乔圣宇在背后偷偷的帮助姜可心。乔圣宇怀疑想伤害姜可心的人就在住户中,对邻居一一展开调查。乔圣宇调查邻居的同时,老李也因为乔圣宇身上月牙形纹身的痕迹,怀疑他是连环杀人犯。

  单身公寓不许人员私自来访,就算亲友也要提前预约。林曼妮召集住户们开会,播放了池博远来访的监控视频,方彩云怀疑池博远是姜可心的男朋友,林曼妮要姜可心给大家一个解释。姜可心解释道池博远是兽医,自己有点状况向他打电话求助,但真的不知道他会来访。林曼妮不相信可心的说辞,乔圣宇站起来说因为姜可心拿防狼电棍将一只猫击晕,才向朋友求助的。乔圣宇当众责难林曼妮随意调监控,姜可心站起来向大家道歉。乔圣宇来找林曼妮想看当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发现林曼妮的公寓里有自己的书很感兴趣。林曼妮表示自己不能随意调动监控录像,乔圣宇笑道难道林曼妮身后有个更大的老板在管着她吗。林曼妮心中一惊连忙打岔,原来这次紧急会议是乔姑姑授意,乔姑姑警告林曼妮尽快让自己看到想看到的一切。乔圣宇和姑姑吃饭,乔姑姑表示自己不会再逼乔圣宇相亲了。乔姑姑说道人生就是生意,婚姻会让他获利更多,并且承诺以后无论乔圣宇带谁回家,自己都不会反对。乔姑姑再次提到乔圣宇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乔圣宇忍痛去除那个月牙形的纹身也是因为这段感情。乔姑姑希望他能走出来,乔圣宇心烦不想回忆。林曼妮找来许智杰,告诉他自己将在单身公寓完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决不会让智杰毁了这一切。原来林曼妮发现那天袭击姜可心的就是许智杰,并且任潇潇的居住权就是许智杰向林曼妮要的。许智杰表示自己会看着办,不需要林曼妮操心。姜可心在公寓举办道歉party,邀请邻居们来玩。大家满怀希望到来后,发现party的内容居然就是涮火锅,方彩云不给面子的说姜可心很无趣。姜可心找机会和每个人拍照,并要大家在各自照片上签字留念。乔圣宇表示姜可心用这招确定嫌疑人的笔迹很低级,姜可心反讽乔圣宇是最大的嫌疑人。老李在一旁偷听两人讲话,方彩云认为这位六号大叔很是奇怪。原来老李真名李国庆,中了大奖一夜暴富,隐藏身份住到单身公寓。林曼妮发现乔圣宇对姜可心越来越着迷,开始着急起来。林曼妮调查出了姜可心并非任潇潇,她默默盘算下一个计划。乔圣宇再次发现袭击姜可心的人现身,两人厮打起来,乔圣宇摘下嫌疑犯的面罩居然发现他是许智杰。乔圣宇和姜可心想爬进一栋公寓,乔圣宇不小心掉了下来,被林曼妮所救。

  乔圣宇告诉姜可心,嫌疑犯日后不会再骚扰她,姜可心大喜。原来,那天乔圣宇制服秦俊凯后,狠狠地警告了他,但是秦俊凯表示自己知道姜可心是冒牌货,要姜可心说出任潇潇的所在。姜可心把浩天的照片烧掉,一张烧了一半的照片突然被风吹到乔圣宇的屋顶上,乔圣宇洁癖发作,扛着姜可心非要把那张照片拿下来。两人正辛苦拿照片时,林曼妮突然出现,乔圣宇一惊掉了下来。乔姑姑来医院看望圣宇,乔圣宇向她介绍林曼妮和姜可心。乔圣宇疑惑为何林曼妮会过度呼吸症的急救手法,林曼妮搪塞道因为自己父亲也有类似的病症。乔姑姑私下责怪林曼妮让乔圣宇在单身公寓受伤,林曼妮表示是因为姜可心,并答应很快就会解决这个问题。乔圣宇发现姜可心的腿也受伤了,立刻拉过她查看伤势。姜可心一把推开他,心中不满刚刚乔圣宇说两人只是不熟的邻居。林曼妮见姜可心面带怒气,好奇上前询问,姜可心不愿和她多说,嘱咐她好好照顾乔圣宇后,气呼呼的转身离去。姜可童去单身公寓找姐姐,正巧遇上郑凡,郑凡从她口中得知四号房的主人居然是姜可心。郑凡知道姜可心就是浩天的未婚妻,打电话向浩天求证。林曼妮之前调查的内容都有了结果,乔圣宇的爷爷立下遗嘱,乔姑姑可以继承他全部遗产,但是是在保证乔圣宇结婚并不受到伤害的前提下。同时,姜可心的资料也被送到了她手上,林曼妮决定不沾自己的手解决掉姜可心。姜可童知道单身公寓没有姜可心的存在后,马上去告诉了池博远,池博远担心不已,去找姜可心。方彩云回单身公寓正好碰上池博远,见他长得帅立刻带了他一起进门。乔圣宇报了猫来和姜可心一起照顾,池博远和方彩云遇到郑凡和老李,原来他们也找姜可心有事。姜可心见池博远一行人站在门口,吓得立即把乔圣宇藏了起来。四位客人各怀心思险些让姜可心招架不住,郑凡说出了遇到可童的事,询问姜可心到底是谁。池博远眼看姜可心漏洞百出,站出来替她解围,其他人看姜可心的朋友证实了她的身份,未免气氛太僵纷纷告辞离去。池博远和姜可心都松了一口气,姜可心知道瞒不过去,只好把真相都说了出来。池博远劝她赶快搬离这里,姜可心叹息搬出去不是那么简单的。小猫身体不适,乔圣宇冲了出来,池博远警惕的看着他。池博远是兽医,将猫带回自己的宠物店医好后,乔圣宇和他一言不合争执起来。池博远要姜可心和自己离开,姜可心犹豫半天还是选择和乔圣宇一起回单身公寓。老李喝醉在一号公寓下小便,住在这的乔姑姑也喝得大醉,把他拉进房间陪自己一起喝酒。林曼妮趁姜可心不在,潜进她的公寓破坏一切。

  姜可心回到公寓发现一片狼藉,心中惊恐万分。秦俊凯来找乔圣宇,表示任潇潇是自己此生最爱,一定要姜可心告诉自己潇潇在哪。两人来到四号公寓,姜可心沮丧地把嫌疑犯留下的纸条给乔圣宇,秦俊凯发誓不是自己干的,并指责姜可心假冒任潇潇身份,随后在屋里发脾气大哭。原来秦俊凯曾向任潇潇求婚但遭拒,任潇潇提出分手后失踪,秦俊凯一心找她,特意安排了单身公寓的两套房子,希望和潇潇重修旧好,但没想到住进来的却是姜可心。姜可心大骂秦俊凯明知潇潇是不婚主义者,还向她求婚,这不是傻是什么。姜可心认为自己和秦俊凯都在婚前被抛弃,立即觉得彼此同病相怜,答应帮她联系任潇潇,乔圣宇见两人突然变得亲密,感到肉麻不已。姜可心认为最近的麻烦都是因为自己扮演任潇潇带来的,决定搬出单身公寓。老李宿醉醒来,见屋里空无一人,怀疑昨夜是一场梦,对神秘的一号公寓很是好奇。池博远喜欢姜可心已久,乔圣宇的突然闯入让他既不快,又不安。乔圣宇试探林曼妮,会被强制退房的规定有哪些。单身公寓召开主题会议,林曼妮特意举办舞会,乔圣宇撇下林曼妮邀请姜可心跳舞,令她十分不满。乔圣宇坚持要姜可心晚两天退房,姜可心不解,乔圣宇只好说还有嫌疑人还没抓到,并强调自己会保护她。老李询问一号公寓是否有人入住,林曼妮说道单身公寓的负责人有时会入住。姜可心找到林曼妮想坦白退房的想法,突然收到安徒圣的消息只好离开。姜可心匆忙赶到指定地点,发现只有乔圣宇。乔圣宇告诉他,安徒圣要自己和她做市场调查,姜可心只好立刻投身于工作,暂时放弃了搬出单身公寓的想法。乔圣宇的心理医生出差,意外遇到老友任潇潇,两人久别重逢聊起来。池博远得知姜可心决定搬出单身公寓后,十分开心。乔圣宇发现浩天再次出现在单身公寓,想办法阻止姜可心见到他。浩天突然从两人身后出现,乔圣宇拉住姜可心吻上了她。

  姜可心被这一吻吓到,哭着要乔圣宇解释清楚,虽然自己被男朋友抛弃,但是乔圣宇也不能这样对自己。乔圣宇大喊我喜欢你,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姜可心愣住了。乔圣宇说出心里话,自己被姜可心吸引,但是并不相信爱情。姜可心愤怒的打了他一巴掌,告诉他没有搞清楚心意之前不要随便说爱谁。林曼妮不可置信的看着监控里发生的一切,乔圣宇居然吻了姜可心,正巧乔姑姑来查看,林曼妮急忙拦住了她。林曼妮询问乔圣宇的初恋,表示如果能唤起他的初恋应该能事半功倍。乔姑姑思量后说道圣宇的初恋带来的只是伤害,林曼妮自信满满的说也许乔圣宇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心中一直有个人,而自己,就是想取代那个人。乔姑姑欣赏林曼妮的自信,答应帮她寻找关于乔圣宇初恋的消息。秦俊凯成功找到在工地的任潇潇,并告诉她,是姜可心帮助自己找到她的。任潇潇强调和他已经结束了,也拜托他不要再寻找自己。一辆卡车倒车时眼看要撞到潇潇,秦俊凯扑了上去救下潇潇。任潇潇虽然感谢秦俊凯相救,但是仍不想继续和他继续纠缠。姜爸爸和可童鼓励池博远追求姜可心,池博远欣喜不已,决心对姜可心展开攻势。姜可心接到妹妹的电话,得知她居然要来单身公寓找自己。乔圣宇去看心理医生,好友一语道破他现在的心思。乔圣宇吐露了心中的烦恼,自己每当想接受姜可心时,总是想起初恋女友紫欣,他想全心全意去爱姜可心,可是连怎么爱一个人都不会了。乔圣烦闷不已,在雨中独自行走,林曼妮突然出现为他撑起伞。乔圣宇想起和紫欣第一次见面也是在雨中,正对林曼妮的戒指好奇不已时,两人同时收到方彩云的信息,原来是可童在单身公寓闹事。可童在公寓不小心遇见浩天,为姐姐抱不平暴打浩天一顿,还当着众人面说出可心的名字。浩天向姜可心道歉,因为恐婚自己逃离了她。姜可心不接受他的道歉,如果恐婚为什么一开始答应和自己结婚,如果想躲为什么又来到自己眼皮下。姜可心逐一向众人鞠躬道歉,这段时间欺骗了众人。方彩云好奇可心是否会被退房,乔圣宇说道这并不在退房规定之中,住户们纷纷为姜可心说清,乔圣宇趁机要求重新拟定单身公寓规定,等到一号到来,再投票决定姜可心是否离去。老李找到姜可心,询问任潇潇的所在,见到可心不解,老李解释道是因为很多年前一件疑惑的事。老李说道,自己发现乔圣宇特关注可心,劝她与他保持距离。乔圣宇和林曼妮见面,表示想见单身公寓的老板。林曼妮装可怜,说道自己很可能因为这件事被开除,并且用父亲的死让乔圣宇同情自己。林曼妮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道她父亲这次病了,林曼妮暗道母亲坏事,低声说让父亲去医院就好了。任潇潇看到网上播报连环杀人凶手毒蛇时,立即恐惧的浑身颤抖不已。乔圣宇关心林曼妮妈妈为何打来电话,林曼妮回答父亲去世后,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乔圣宇安慰她好好生活。告别时,林曼妮突然抱住了乔圣宇,姜可心在一旁正巧看到这一幕。

  林曼妮回到家,把钱转给家里,并嘱咐母亲省着点花。姜可心找到乔圣宇责骂他,不仅偏执狂神经病还是个花心大萝卜。姜可心劝他,做人不能这样,脚踩两只船的最后都掉进了湖里。乔圣宇因姜可心吃醋欣喜不已,姜可心不解乔圣宇为何被自己当场抓到劈腿,还面不改色心不跳。乔姑姑正往公寓走,老李突然从背后冒出来,捂住了她的嘴,把她带进了一号公寓。老李审问乔姑姑,是否就是单身公寓的老板,为何一直躲避自己。老李威胁乔姑姑如果不老实交代,自己就会在明天的社区会议上全都说出来。乔姑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他,老李说道,作为报酬自己会告诉她一个秘密。第二天一早,乔姑姑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没穿衣服和老李躺在一起。仔细回想,自己和老李昨晚一起喝酒,不仅向他哭诉自己的初恋,然后两人就聊到了一起,第二天就变成了这样。乔姑姑发现老李醒来,立即装睡。老李感叹自己清白不在,马上穿衣服逃跑。姜可心决定离开,向林曼妮坦白。乔圣宇到处帮可心拉票,郑凡反呛他自己再也不想看到让浩天出丑的姜可心。众人召开社区会议,乔姑姑突然来到,告诉大家自己就是单身公寓的主人,也是周氏集团的副董事长周美人,并宣布了两个决定,一是姜可心可以继续留在单身公寓,二是未经申请不允许留宿别人,郑凡需尽快搬离单身公寓。乔姑姑不顾郑凡的求情,坚决要他搬出去,其实是憎恨浩天这种不负责任逃婚的男人。乔姑姑要林曼妮装作被自己欺负哭了的样子,果然乔圣宇看到林曼妮的眼泪后,立刻去找姑姑算账。乔圣宇猜到是她把自己引到单身公寓的,乔姑姑表示只是想把他留在自己身边。池博远得知姜可心没有离开单身公寓后非常失落,郑凡认为是姜可心向乔姑姑告密,才导致自己被赶出去。乔圣宇打电话给姑姑的助理,询问是否姑姑让志杰也就是心理医生给自己单身公寓的传单。林曼妮的妹妹和朋友劝他离开乔圣宇,林曼妮冷冷道自己要的只是和乔圣宇各取所需的婚姻。乔圣宇无意中发现池博远约姜可心见面,决定趁姜可心还没看到之前搞破坏,删掉了信息。秦俊凯继续纠缠任潇潇,潇潇做恶梦梦见乔圣宇然后被吓醒。乔姑姑再三邀请志杰住到单身公寓,这次更是派林曼妮当说客。姜可心接到妹妹电话,原来是池博远联系不上自己打给了可童。池博远忐忑的等待姜可心的到来,这已经是他准备对可心的第五次表白了。乔圣宇突然来到博远的医院,还大加讽刺。姜可心赶到时,两人已打成一团。

  乔圣宇挑衅池博远,讽刺他居然在宠物医院告白,池博远怒极,姜可心匆忙赶到时两人已经打成一团。姜可心大叫住手,一边为池博远处理手上的伤口一边斥责乔圣宇。乔圣宇看到后也装病被池博远反呛,乔圣宇不想自讨无趣然后离开。剩下两人,池博远叹息每当自己想跟姜可心表白,就一定有一些事情发生,上次准备告别却接到了姜可心婚礼的请帖。池博远多年来一直默默的爱着姜可心,今天终于有机会说出了我爱你,姜可心愣在原地。

姜可心离开宠物医院,发现乔圣宇居然等在门口,乔圣宇不许她和池博远在一起,姜可心突然道自己喜欢池博远,在这个世上,除了家人外自己能信任和依赖的就是池博远,但是自己不知道这是恋人间的喜欢还是朋友间的喜欢。乔圣宇指责姜可心不让自己跟别的女人笑,她却在这里谈情说爱。郑凡努力的想办法,让自己留在单身公寓,乔姑姑劝他不要多费力气了。老李找到重案组的杨警官,告诉他自己已经找到了毒蛇,杨警官感谢老李当年救下任潇潇,发誓警察一定会破案的。姜可心不计前嫌的帮助郑凡,让他很感动。秦俊凯继续纠缠任潇潇,苦苦求她和自己回去。郑凡决定放弃,要求乔姑姑撤掉所有监控然后准备离开。郑凡举办了告别派对,并邀请了浩天来,希望他能和姜可心冰释前嫌。林曼妮准备在派对上有所动作,给每个人准备了自行车,想通过救乔圣宇的方式让他爱上自己,为此自残也在所不惜。乔姑姑邀请了直接来参加派对,姜可心也带了池博远和可童前来。许智杰和老李相认,原来当年老李把任潇潇送去医院后,救治她的医生就是许智杰。姜可心抱住了池博远,告诉他自己真的只当他是朋友,池博远早就猜到了结果,但表示会一直等下去,直到姜可心遇到真正喜欢的人,然后离去。老李询问许智杰是否还给任潇潇做心理重建,许智杰回答自己从医院辞职后,新开了诊所,但是再也没见过任潇潇。派对上,秦俊凯好不容易说服任潇潇也来,但是她一看到老李后就慌忙跑开了,许智杰追上去安抚她,老李希望任潇潇能帮自己一个忙。林曼妮邀请乔圣宇和自己一起骑自行车,期间有人专门开车撞向乔圣宇,以便自己实行救人计划。没想到姜可心突然骑车追了上来,林曼妮不知所措,车撞过来的时候,乔圣宇躲避不及掉进了河里,姜可心跳下河将他救了上来,然后施行人工呼吸。林曼妮见自己计划被破坏,对姜可心大吼大叫要她去叫救护车,然后自己为乔圣宇做起人工呼吸来。乔圣宇醒来,林曼妮佯称是自己救了他。

  林曼妮施计夺爱乔圣宇住院,醒来后发现陪在自己身边的是林曼妮,感谢她救了自己。乔姑姑,方彩云,可童和郑凡来看他,乔姑姑喜不自胜的夸奖林曼妮做得好。乔圣宇询问姜可心在哪里,印象中她追在自己后面,应该是看到了自己落水,那为什么没来医院,林曼妮回避道自己也不知情。乔圣宇发现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不见了,与此同时,姜可心拿着他的项链浑身湿漉漉的站在原地哭泣。老李拿着乔圣宇的画像给任潇潇看,得到确认这就是毒蛇,老李开心的通知杨警官。可童回到四号公寓,发现地上到处都是水,还找不到姐姐,马上给池博远打电话求助。乔姑姑欣慰乔圣宇和林曼妮终于有进展了,乔圣宇去看望昏迷的爷爷,想到是自己把他气成了这样,心中非常愧疚。姜可心跑到医院看乔圣宇却被林曼妮阻拦,林曼妮指责姜可心害圣宇落水,要她以后不许再提起这件事。池博远找到姜可心,发现她一直在哭,姜可心难过自己害了圣宇,池博远决定帮她把项链拿给乔圣宇。乔圣宇感谢林曼妮照顾自己,询问她是否看到了自己的项链,并表示那条项链应该是落在了水中。林曼妮谎称看到项链掉到了水池里,圣宇为找不回项链而伤心。池博远站在病房外,看到乔圣宇和林曼妮在一起,不屑的走开了。姜可心问博远是否把项链给了乔圣宇,博远欺骗她已经给过了,林曼妮交代朋友去做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池博远见姜可心受凉,想留下来照顾她被拒绝,姜可心表示自己不能再接受他的好,因为这样对他太不公平了。林曼妮打电话给姜可心,有没有看到乔圣宇的项链,可心不解。姜可心打给博远,发现他竟然在喝酒,问他到底有没有把项链给乔圣宇,博远承认自己没有给,并说道自己已经把项链扔到池子里了。池博远大呼姜可心残忍,把自己赶走,打来电话却只是因为乔圣宇的一条项链。乔圣宇不放心姜可心,特意赶回公寓找她,但是屋子里并没有人。乔圣宇到处寻找她,结果发现她竟然在池边。姜可心终于找到了项链,乔圣宇突然吻上了她,林曼妮在一旁看到这一幕。

  乔圣宇得知真相后斥责林曼妮姜可心为乔圣宇带上项链,两人紧紧拥抱。乔圣宇把自己衣服披到姜可心身上,然后把她背回了家。姜可心说道虽然自己当时跳进了水里,但是救他的人是林曼妮。乔圣宇告诉她,半夜归来,不是因为她救了自己,而是因为担心她。到了门前,乔圣宇发现林曼妮居然等在这里,忙带着姜可心躲到了车里。乔姑姑遇到老李躲避不及,只好拉着他一起喝酒。姜可心和乔圣宇吃过晚饭,两人发愁晚上没有地上住,姜可心灵机一动,带着乔圣宇去汗蒸。乔圣宇面对楼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回忆,姜可心忙安慰他。两人进了汗蒸房,乔圣宇把姜可心揽进怀里。第二天,姜可心突然发信息给乔圣宇,要他下楼,乔圣宇看着楼梯很害怕,姜可心鼓励他战胜恐惧。乔圣宇成功战胜自己,姜可心却告诉他天亮了,该各归原位了。两人回到单身公寓,乔圣宇询问姜可心为什么不和自己在一起,姜可心回答因为害怕乔圣宇受伤,自己总是给他带来麻烦。林曼妮在医院得知乔圣宇和姜可心一起过夜后,非常生气。乔圣宇回到医院,林曼妮问他去了哪里,乔圣宇开始对她救自己的事产生怀疑,。乔圣宇遇到任潇潇,向她客气的问好,但是任潇潇看到他后非常害怕,老李和许智杰忙上去安慰她。乔圣宇决定追求姜可心,对其展开了攻势。乔圣宇提出不理解姜可心为何拒绝自己,不如两人就这样在一起吧,姜可心没有回答。林曼妮做了一条项链,和乔圣宇的一模一样。林曼妮的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责骂她从不回家,眼里根本就没有父母。林曼妮去找姜可心,问她那天落水后,有没有告诉乔圣宇实情,姜可心告诉她没有。林曼妮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冷冷道找到一条项链,乔圣宇就奖励一个吻,姜可心真的赚到了。姜可心回家帮爸爸干活,可童询问那天姜可心为什么没有去医院。乔圣宇约见林曼妮,质问她,救自己的明明是姜可心,她为何要冒充。林曼妮拿出准备好的项链,乔圣宇也拿出自己的项链,指责林曼妮说谎。林曼妮承认项链是假的,乔圣宇表示她很可怕。

  林曼妮表达了对乔圣宇的爱,承认做的一切很傻很笨,但是没想到乔圣宇会这样想自己。林曼妮发誓自己心里真的有乔圣宇,作为单身公寓的经理居然爱上了客户,自己也很想结束这样的单恋,但是做不到。乔圣宇告诉林曼妮,她真得很好,但是自己心有所属。

姜可心提起父亲和母亲的爱,询问父亲是否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想过放弃母亲。姜可心去找池博远,歉意的看着他。林曼妮父亲来到单身公寓,在门前大吵大骂,乔姑姑看到后找来林曼妮,指责她说谎。乔姑姑骂她差点毁掉自己的计划,其实自己对林曼妮的表现很满意,看林曼妮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忍骂下去。乔姑姑给了林曼妮钱,要她去打发走她父亲,乔姑姑咬牙切齿的说要让林曼妮所有亲人消失在自己眼前。姜可心在门口遇到醉醺醺的林曼妮爸爸,被拉去喝酒,林曼妮爸爸不停的夸奖自己女儿。林曼妮赶到时,正好看到两人喝酒,林曼妮爸爸冲上前打了她一巴掌,姜可心吓了一跳忙上前阻拦。林曼妮不想在姜可心面前丢人,拿了钱让他回家。姜可心担心的看着林曼妮,林曼妮求她当做没看见这件事情。两人找了另一个地方喝酒,林曼妮哭诉自己放纵不了梦想,也放纵不了自己的心。林曼妮拜托姜可心不要接近乔圣宇,因为她总是让乔圣宇受伤,自己已经讨厌她很久了。林曼妮说出了自己对乔圣宇的爱,姜可心一惊。许智杰正式搬入单身公寓,方彩云对新来了一名帅哥邻居很是开心。乔姑姑最近身体不适,怀疑自己怀孕,特意去妇产科医院检查。最近毒蛇又出来作案,老李怀疑乔圣宇,但是许智杰认为乔圣宇一直在住院,老李反呛他难道住院就不能出来作案了吗。老李向乔姑姑表白,乔姑姑被确诊没有怀孕,心理松了口气。乔圣宇来找姜可心,告诉她今天对自己很重要,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约定下午三点公园见。林曼妮决定破坏乔圣宇的约定,姜可心赴约时遇到一个女人死缠烂打,两人被扭送到警察局。姜可心匆忙赶到公园,乔圣宇已经离去。乔圣宇独自去拜祭父母,没想到林曼妮也在这里。姜可心回到单身公寓,去找乔圣宇,却发现他和林曼妮赤身露体的躺在床上。乔圣宇醒来,看到林曼妮和姜可心后吃了一惊。

  林曼妮看到姜可心后假装吃惊,乔圣宇醒来不知为什么在这里,姜可心哭着跑出了公寓。乔圣宇穿好衣服,质问林曼妮到底发生了什么,林曼妮说道如果乔圣宇愿意,自己可以当做昨晚什么事都没有。乔圣宇不相信她,昨天自己已经明明白白的拒绝了林曼妮,也清楚的告诉她自己所爱是姜可心。林曼妮红着眼眶的说道,乔圣宇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愿面对自己,从今天开始,自己会远离他。许智杰为任潇潇安排了住的地方,秦俊凯一直跟踪她。任潇潇对秦俊凯的纠缠很不耐烦,秦俊凯却坚定了保护任潇潇的决心。许智杰提醒他,要保护任潇潇就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乔圣宇的爷爷在医院中清醒,但还不能说话,乔姑姑嘱咐身边的人先不要告诉乔圣宇,以免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乔姑姑怨恨父亲居然还能醒来,这样一来自己的继承权可能又有变动。乔圣宇向许智杰倾诉最近发生的事,许智杰认为他可能病情加重。乔圣宇回忆起林曼妮和自己在墓前见面后发生的事情,林曼妮给他买了一瓶矿泉水,乔圣宇喝过后就晕了过去。姜可心拒绝和乔圣宇在一起工作,乔圣宇发誓自己和林曼妮真的没有关系,姜可心伤心地表示两人真的结束了。姜可心很感谢林曼妮对自己的照顾,不想去伤害她。乔圣宇流泪道,那伤害自己就可以吗,自己喜欢的是姜可心。姜可心忍痛和他划清界限,转身离去。乔圣宇通知姑姑,自己会搬出单身公寓,并关系起爷爷的情况来,乔姑姑敷衍了过去。林曼妮向乔姑姑汇报自己和乔圣宇过夜的事,乔姑姑大喜。老李陪同警察来到单身公寓,以涉嫌杀人罪逮捕乔圣宇。老李宣布,乔圣宇就是五年前的连环杀人犯毒蛇。老李说道唯一活下来的目击证人已经指认了他,并且最近发生的一起案件就发生在乔圣宇住院期间,而案发当天,乔圣宇并不在医院里。姜可心得知任潇潇就是证人后,苦苦的哀求她放过乔圣宇。任潇潇哭着说自己的噩梦终于结束了,乔圣宇坚持自己没有伤害过她。乔姑姑来保释侄子,老李不解他们的姓并不一样,乔姑姑表示乔圣宇跟他妈妈的姓。姜可心去汗蒸房找乔圣宇不在场的证据,池博远来单身公寓看望她,却遇到方彩云,才得知近日单身公寓出了事。林曼妮找到了保释乔圣宇的方法,林曼妮警告乔圣宇,如果让乔姑姑知道他和姜可心的关系,会对姜可心很不利。姜可心来到警局,遇到乔圣宇一行三人,却被讽刺,池博远忍无可忍冲上去打了乔圣宇一拳。

  池博远打了乔圣宇一拳,姜可心不想再和他纠缠带走了池博远,有记者躲在一旁拍下了这一幕。乔圣宇再次拒绝了林曼妮的示爱,林曼妮觉得自己真的逐渐喜欢上了他。许智杰表示,从五年前开始乔圣宇就得了恐高症,推翻了他是杀人犯的可能性。任潇潇坚持他就是杀人犯,许智杰希望任潇潇能搬进单身公寓,因为这样很安全,秦俊凯告诉两人,林曼妮拒绝了要任潇潇搬进公寓的请求。许智杰调查乔圣宇喝过的东西,发现里面有安眠药。姜可心喝得大醉,哭着说忘不了乔圣宇,池博远心疼不已把她背回了单身公寓。池博远离开时遇到乔圣宇,大骂他不值得姜可心去爱。姜可心拒绝再见乔圣宇,乔圣宇质问林曼妮,那天两人真的发生关系了吗,林曼妮承认,乔圣宇表示自己会负责的。许智杰约见林曼妮,指出她在水里放安眠药的事,林曼妮狡辩道自己失眠严重,每天都带着放了安眠药的水,没想到会错给了乔圣宇。林曼妮担心许智杰将这件事告诉乔圣宇,许智杰要她同意让任潇潇代替秦俊凯入住单身公寓的事,否则自己不会为她保守秘密。姜可心发信息给安徒圣提出辞职,乔圣宇接到信息后,试探出了姜可心喜欢自己的事实。乔姑姑为任潇潇举办了欢迎仪式,林曼妮宣布单身公寓第一届台球大赛于仪式上进行。乔圣宇得知姜可心为了自己,辛苦的去找汗蒸房找证据,感动的在一旁看着她。老李邀请乔姑姑和自己一起去旅游,但遭到拒绝。记者把乔圣宇的照片发给乔姑姑,乔姑姑担心会让自己在股东面前为难,林曼妮主动提出帮忙解决。林曼妮交代朋友和妹妹,一定不能让姜可心再出现。姜可心发现自己的速写本不见了,急的到处寻找,林曼妮把她引到了仓库。姜可心只身去仓库寻找,林曼妮在外面关了仓库的灯并锁上了门,姜可心吓得大叫。

  姜可心回头一看居然是乔圣宇,吓得大叫。原来林曼妮不知乔圣宇也在仓库,阴错阳差的把两人锁到了一起。姜可心坦诚了喜欢乔圣宇,只是中间隔了一个林曼妮,让自己无法逾越。乔圣宇发誓绝对不喜欢林曼妮,而且以后都不想再失去姜可心了。林曼妮第二天得意的打开仓库,没想到乔圣宇和姜可心挤在一起,忙躲了出去。乔圣宇偶然间得知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逼问许智杰到底是怎么回事,许智杰回答自己并不知道那些安眠药是怎么进入他体内的,但是从安眠药的剂量看,他绝对不会和林曼妮发生关系。乔圣宇拉着姜可心,把林曼妮叫来当面对质。乔圣宇把血液检验单丢在林曼妮面前,要她作出解释。姜可心不愿看到这一幕,躲到了一边。林曼妮狡辩道自己不小心把带有安眠药的水给了他,乔圣宇盯着她,那为什么要说两人发生了关系。林曼妮解释自己当时脑子一热,有好几次都想和乔圣宇坦白,但是听到他说会对自己负责后,才又动了心。乔圣宇表示不会相信这些愚蠢的谎言,并强调自己喜欢的人是姜可心。老李向乔姑姑求陪伴不成,想喝农药,乔姑姑无法治好陪着他去钓鱼。老李拿出戒指跪下求婚,乔姑姑突发腹痛去了洗手间,医院打来电话,老李冒称乔姑姑亲属,才得知她被诊断出了软肠癌。姜可心邀请单身公寓的女生举办女生派对,林曼妮把她叫到一旁,质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姜可心表示自己真的把林曼妮当朋友,林曼妮说道如果姜可心不想失去自己这个朋友,就不要让乔圣宇搬出单身公寓,因为自己想看着他。林曼妮找到池博远,告诉他自己一定会和乔圣宇结婚,难道他就这样放弃姜可心了吗。乔圣宇准备搬出单身公寓,但暂时没敢和乔姑姑说自己与姜可心的恋情。林曼妮把安徒圣就是乔圣宇的消息放了出去,许智杰安慰任潇潇,看来乔圣宇是为了隐藏作家的身份,才被众人误会的。姜可心得知安徒圣的真实身份后,非常吃惊。乔姑姑想起自己因为是女孩被父亲厌弃,自己为公司劳心劳力却不得好报,好不容易想办法把弟弟赶出了家门,却还有乔圣宇存在。林曼妮去看望乔爷爷,没想到乔爷爷已经能说话了,乔爷爷警告她不许告诉乔姑姑。

  乔姑姑被查出患有癌症可童找到乔圣宇,转达姜可心的话,姜可心对乔圣宇的欺骗行为很是愤怒,不想再看到他。姜可心担心妹妹会说什么偏激的语言,发信息约乔圣宇晚上公园桥上见面。林曼妮表示会帮池博远追姜可心,池博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劝姜可心搬离单身公寓,并和她家人搞好关系。池博远来到姜家,邀请姜父和自己一同去看望姜可心。姜可心故意惩罚乔圣宇,到了晚上爽约,要他从公园走回单身公寓,自己则在屋顶上等他,乔圣宇鼓起勇气爬了上去。乔圣宇向她道歉,身份是假的但是爱情是真的。姜可心原谅了他,乔圣宇感谢她给自己勇气战胜恐高的弱点,两人正要接吻,可童一声大吼把两人思路拉了回来。原来是池博远和姜父来了,可童坚决反对姜可心和乔圣宇在一起。姜父对乔圣宇印象很不好,要他慎重考虑和女儿的关系。可童警告乔圣宇,自己全家都支持池博远,希望他不要继续费心思了。林曼妮想知道乔姑姑和乔爷爷之间的恩怨,约见乔姑姑的私人秘书却遭拒。毒蛇再次出现,在任潇潇的门前留了东西,任潇潇吓得大叫。许智杰忙安慰她,老李认为毒蛇就在身边。乔圣宇特意煮了早餐讨好姜父和可童,姜父表示他越这样越让自己为难,然后离开了单身公寓。老李给乔姑姑送爱心果汁,却发现她晕倒在地。林曼妮悉心的照顾乔爷爷,她冷笑着想到自己保守的这个秘密一定会给乔姑姑一份大礼。老李把乔姑姑送到医院,劝她得了癌症就要好好治病,乔姑姑大叫凭什么他老是干涉自己的私事。乔姑姑知道自己的病情,但是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姜可心和乔圣宇约会时,偶然间发现了他身上的疤痕,乔圣宇忙推开了她。姜可心失落的表示,每当自己更接近他时,都会不知道如何去爱他。姜父鼓励池博远追求姜可心,林曼妮告诉两人最近单身公寓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许智杰为任潇潇做催眠,她终于看清了梦中毒蛇的样子。

  姜父打电话给姜可心,姜可心接听父亲的电话,姜父要求姜可心搬出公寓楼,姜可心在父亲的命令下只得搬出公寓楼回到家中。

第二天早上姜可心趁着父亲睡觉偷偷离去,姜可童发现姜可心私自离家逃走,心中升起焦急来到屋外向父亲汇报姜可心的动向,姜父得知姜可心已经悄然离家而去,只得继续干农活不想再强行挽留姜可心。姜可心离家不久乔圣宇来到姜家讨好姜父,姜父正在屋外劈木材,乔圣宇脱下外衣帮助姜父劈柴,姜父一脸惊讶站在旁边观看乔圣宇劈材,乔圣宇劈了一会儿材放下斧头休息,姜父一脸惊讶夸赞乔圣宇身为一名作家干起农活来同样有板有眼。为了打赏乔圣宇,姜父送了一瓶水给乔圣宇,乔圣宇从姜父手中接过水瓶喝水,池博远赶了过来一脸惊讶看着乔圣宇,姜父不久之前传唤池博远来姜家干农活,池博远来到姜家门外见乔圣宇也在,脸上升起惊讶目瞪口呆看着乔圣远。为了在姜父面前表现一番自我,池博远脱下外衣准备劈材跟乔圣宇一比高低。周美人约姜可心到餐厅见面,在见面过程中周美人拿出一包钱送给姜可心,姜可心猜到周美人想用金钱诱惑她跟乔圣宇分手,计上心来提醒周美人给的钱太少,周美人吃了一惊看着姜可心,姜可心趁机提醒周美人休想破坏她跟乔圣宇的关系。姜父炒了几碗菜招待乔圣宇与池博远,乔圣宇从来没有喝过普通白酒,脸上露出一丝顾虑拿着酒杯仔细端祥,坐在旁边的姜父催促乔圣宇喝酒,乔圣宇逼于无奈只得喝下杯子里面的酒。夜幕降临,姜父与池乔两人已经喝醉了酒,三人在醉意的驱使下称兄道弟继续喝酒,池博远指责乔圣宇抢走了姜可心,乔圣宇与池博远发生争执,姜父要求两人继续喝酒不能再争吵。姜可心晚上回到家门外面打电话给姜可童,姜可童开门将姜可心领进家中,池博远与乔圣宇喝醉了酒睡在客厅里面,姜可心只觉两人的睡姿非常有趣,心中一乐忍不住笑了起来。许智杰晚上在公寓楼外面行走,方小姐暗中跟踪许智杰,许智杰发现被人跟踪只得主动与方小姐打招呼,方小姐一脸痴情看着许智杰,许智杰提出送方小姐回公寓楼。天色大亮,姜可心做了早点招待池博远与乔圣宇,乔圣宇当先得到姜可心盛好的热粥,池博远略带不满盯着乔圣宇,乔圣宇故意向池博远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吃完早点乔圣宇与姜可心手牵手离家出门,由于之前跟姜父喝了很多酒,乔圣宇面色痛苦依然没有恢复到最佳身体状态。

  乔姑姑的病情恶化,医生建议她做手术后化疗,乔姑姑低头不语。乔圣宇告诉可心,结婚并不在自己的人生计划里,可心对他很失望,转身离开了单身公寓。乔姑姑约见林曼妮,给了她一大笔钱,宣布结束任务。乔姑姑笑着说,林曼妮比自己更清楚乔圣宇喜欢谁,自己现在也接纳了姜可心,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要让侄子结婚。林曼妮拒绝了她,坚持不会退出,并威胁道把这一切告诉乔圣宇。林曼妮和乔姑姑彻底撕破脸,林曼妮自信道单身公寓的建造目的,就是让圣宇和自己结婚,并叫嚣自己终有一日会站在乔姑姑之上。乔姑姑不解林曼妮哪里来的底气,要徐秘书加快调查林曼妮。任潇潇继续做着噩梦,想起那个注射器十分不安。原来任潇潇梦中的那个人就是许智杰,许智杰处心积虑的接近潇潇,害怕她恢复记忆,决定对她下手。许智杰支开了秦俊凯,来到任潇潇的房间,潇潇看到他手中的注射器后非常害怕。许智杰没想到方彩云和姜可心居然也在,忙把手中的东西藏起。任潇潇还是没能想起谁是伤害自己的人,但是对注射器十分敏感。乔姑姑再次催促姜可心和乔圣宇结婚,可心表示会考虑。老李主动去照顾乔姑姑,但是对方并不领情。老李拿着吃的去慰问秦俊凯,两人说起了毒蛇将秦俊凯调开的事,老李开始怀疑许智杰。徐秘书不想再受林曼妮的威胁,向乔姑姑承认了是自己帮林曼妮在遗嘱上做的手脚。经过乔姑姑的逼婚,乔圣宇和姜可心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池博远不解这两人怎么突然成了这样,乔圣宇告诉他,自己已经决定和姜可心结婚,并征求了姜爸的同意。乔圣宇找到林曼妮,表示自己将于今晚向姜可心求婚,并把可心介绍给爷爷,希望林曼妮能帮忙。乔圣宇亲手制造了特别惊喜,拿出戒指向可心求婚,可心欣然答应。

   周美人要求乔圣宇跟姜可心分手.周美人父亲想见林曼妮,林曼妮来到周父身边,周父长年卧病在床对周美人当年做的一些事情极为不满,周美人见父亲依然敌视她,只得在林曼妮幸灾乐祸的表情中离去。乔圣宇计划与姜可心渡假,两人打情骂俏非常幸福。周美人找到林曼妮,希望林曼妮帮她保守一些秘密不给乔圣宇知道,林曼妮不愿意保守秘密,周美人气得回到房间砸烂了镜子。深夜,秦俊恺躺在账蓬里面睡觉,任潇潇来到账蓬里面掀开秦俊恺身上的被盖,秦俊凯倦缩身子直喊冷,任潇潇劝说秦俊凯怕冷就回公寓睡,秦俊凯从地上坐起来与任潇潇发生争吵。任潇潇说了一些激怒秦俊恺的话,秦俊恺情绪激动煽了任潇潇一个耳光,任潇潇挨了一个耳光停止说话,秦俊凯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教训任潇潇。周美人来到乔圣宇身边,忽然要求乔圣宇与姜可心分手,乔圣宇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看着周美人,周美人一本正经计划赔偿分手费给姜可心,乔圣宇打断周美人的话坚持跟姜可心在一起,周美人提醒乔圣宇不要惹怒她,乔圣宇亦提醒周美人不要惹怒他,不等周美人继续开口说话,乔圣宇拉着姜可心离开公寓楼。李国庆偷看到乔圣宇与周美人吵架,事后将周美人约到餐厅吃饭,在吃饭过程中李国庆劝说周美人跟乔圣宇和平相处,两人说话的时候姜可心走了过来。李国庆起身离去来到厕所里面,厕所里面有一个年轻女子,年轻女子一直在跟踪李国庆,李国庆面色盘问年轻女子为何跟踪他。周美人向姜可心透露自己患上癌症的真相,姜可心吃了一惊一脸同情看着周美人,周美人含着眼泪哀求姜可心跟乔圣宇分手,姜可心晚上心事重重与乔圣宇见面。乔圣宇已经知道姜可心找过周美人,姜可心一脸担忧没有把周美人患上癌症的事情说出来。周美人与林曼妮在房间谈论如何拆散乔圣宇与姜可心,林曼妮忽然指出周美人已经患上了癌症,周美人吃了一惊没有料到林曼妮也知道她患上癌症,经过短暂的惊讶周美人话锋一转跟林曼妮继续谈论拆散乔姜两人。林曼妮并不打算帮助周美人拆散乔姜两人,周美人情绪激动要求林曼妮必须尽快想办法拆散乔姜两人,林曼妮得意洋洋就是不肯听从周美人的命令,周美人拿林曼妮没有办法只能大吼大叫。许智杰治疗任潇潇的心理疾病,任潇潇喝完许智杰递上的水昏然睡去,许智杰开始向任潇潇催眠,任潇潇在睡梦中看到了许智杰。

  乔圣宇宣布将和林曼妮完婚 徐秘书造访林家,林父正大声要林母去找女儿曼妮要钱。林曼妮把乔姑姑反对圣宇和可心分手的事告诉池博远,博远对可心的情况担忧不已,决定暂时隐瞒姜爸。姜可心忍痛提出分手,并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乔圣宇不敢置信她就这么放弃了自己。 姜可心搬出了单身公寓,圣宇痛失爱情去找乔姑姑,当面质问她到底跟可心说了什么。可心和乔姑姑告别,不仅没有收下她给的钱,还嘱咐她保重身体早日康复。可心希望乔姑姑会像母亲一样对待圣宇,乔姑姑对可心愧疚不已。 老李悉心的照顾乔姑姑,再次求爱的他终于成功,乔姑姑笑着同意和他一起去旅行。乔圣宇彻底守在姜家门前,希望可心能回心转意。 任潇潇不想暴露自己发现许智杰的事情,决定暗自调查,但还是被许智杰发现了她试探自己。池博远劝乔圣宇,如果真的为可心好,就别再纠缠。乔圣宇不相信可心真的不爱自己了,他觉得一定有什么内情。姜可心在房间内听到一切,开门让博远进来,然后失声痛哭。 乔圣宇深夜买醉,林曼妮找到大醉的他,两人拥吻,林曼妮的朋友录下了这一段。第二天,乔圣宇和林曼妮的事被刊登在各大报纸上,可童大骂乔圣宇这么快就找了个新女人,可心得知后更加伤心。 林曼妮提醒乔姑姑,自己和她是一条船上的人,希望她不要拆自己的台。林曼妮要乔姑姑当着圣宇的面为难自己,圣宇果然开始同情林曼妮。乔圣宇认为是乔姑姑从中作梗,乔姑姑在他的质问下病发晕倒被送到医院。乔圣宇和可心见面,可心祝福他和林曼妮幸福。 乔圣宇之前买好的房子,按照姜可心期望的爱巢装修好了,工作人员通知姜可心去看房子。姜可心看着房间内的布置大哭,马上去单身公寓找圣宇。此时的单身公寓正在开会,圣宇当众宣布即将和林曼妮结婚。

  姜可心遭遇生命危险林曼妮希望和乔圣宇的婚礼能在单身公寓举办,住户们没有反对。任潇潇为姜可心感到很不值,可心发现潇潇的画本里居然有许智杰的画像,潇潇一惊忙收了起来。可心不放心潇潇的安全,向乔姑姑请求重新搬回单身公寓,但是只住一个月。林曼妮反感姜可心总是一副和乔姑姑很熟的样子,警告她搬回来以后不许再和乔圣宇有联系。姜可心之所以搬回单身公寓,就是因为知道了任潇潇发现了凶手的事情,但是秦俊凯又不在潇潇身边,可心为了潇潇的安全选择搬回这里。池博远来到单身公寓,想带可心离开,乔圣宇走近两人,表示希望可心不要继续住在这里。徐秘书把林爸林妈偷偷接走,谎称替林曼妮伺候他们。乔姑姑发现林曼妮居然背着自己,把乔爷爷接出来代表周氏集团出席发布会,架空了自己的权利。警方宣布毒蛇自首,没想到他是个哑巴。原来这个哑巴是许智杰的病人,许智杰成功的催眠了他,让他相信他自己就是凶手。秦俊凯回到潇潇身边,两人冰释前嫌。林曼妮约定和乔圣宇的家人正式见面,没想到徐秘书带着林父林母前来。林父突然宣布自己是林曼妮的继父,徐秘书和乔姑姑一惊,林曼妮感激的看着爸爸。原来林家和乔姑姑有着不可磨灭的仇恨,因为乔姑姑,林曼妮的爸爸才破产,她的朋友也失去了父母。林父要女儿到此为止,不要再提起自己就是她亲生父亲的事,忘记过去的仇恨,不要再报复乔姑姑,以后好好跟乔圣宇过日子。乔圣宇清楚自己爱的是姜可心,他不想亏欠林曼妮,请她再给自己一点时间爱上她。乔圣宇约见可心,想和她最后告别。任潇潇调开许智杰,姜可心去许智杰的家里找证据。姜可心翻出了潇潇的照片,离开时居然发现门被反锁了。原来许智杰早就发现了她们的计划,他准备要让姜可心死在这里。

  许智杰被抓获许智杰把姜可心抱到仓库,正打算给她注射麻药,门口突然有了响动。原来是乔圣宇想把姜可心的东西放进仓库,许智杰劝他不要用丢掉东西的方式去忘掉一个人,乔圣宇转身离开去赴和姜可心的约会。许智杰回到仓库,微笑着看向地上的姜可心。可心早已将许智杰的身份告诉了老李,老李夜探许智杰的公寓,找到了之前所有被害女孩子的照片。姜可心询问许智杰为什么要杀人,许智杰笑她多管闲事,自寻死路。许智杰给姜可心注射了麻药,把她扔在了仓库。乔圣宇苦苦等待姜可心不来,老李匆忙的找到他,告诉他许智杰就是毒蛇,警方正赶来抓捕他,但现在的问题是可心和潇潇都不见了。乔圣宇拼命跑去仓库救可心,老李与许智杰扭打在一起。杨警官带人抓捕了许智杰,林曼妮发现乔圣宇一直守在姜可心身边。潇潇和可心被送到医院,可心醒来时发现父亲和妹妹还有池博远都守在自己身旁,她记得是乔圣宇救了自己,可心难过不已。乔姑姑希望能延后林曼妮和乔圣宇的婚礼,林曼妮劝她,不要在这时给自己找麻烦。林曼妮警告乔姑姑,自己如果把单身公寓的建造目的告诉乔爷爷,那么乔姑姑的继承权可就泡汤了,乔圣宇在门外听到了这一切。林曼妮和圣宇约好选婚纱,但是圣宇却选择去探视许智杰。杨警官告诉圣宇,现在只有律师才能探视许智杰,但是许智杰留给了他一句话,要他把握住生活中最真实的东西。乔圣宇在公安局遇到姜可心,两人去了河边,乔圣宇向姜可心表达了心意,表示无论是林曼妮还是爷爷和姑姑,一切的后果自己来承担。老李调查林曼妮的身世,他不明白林家和乔姑姑有什么关系。乔圣宇和姜可心去了外地,两人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甜蜜。林曼妮发信息警告姜可心,如果再和乔圣宇纠缠不清,自己就把乔姑姑的丑闻曝给媒体。姜可心哭着说,自己会让圣宇会去的,但是林曼妮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圣宇的家事。老李找到乔爷爷提亲,希望他能同意自己娶乔姑姑。老李告诉乔爷爷,林曼妮是林国安的女儿,而林国安就是因为周氏集团才破产的。乔爷爷想起了和林家的恩怨,他开始仔细思考林曼妮的目的。乔圣宇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姜可心已不见踪影。

  乔姑姑秘密曝光林曼妮和乔圣宇的婚礼如期举行,乔爷爷没有出席婚礼,他告诉了女儿林曼妮的真实身份。可童不甘心,强迫姜可心去了婚礼现场。乔圣宇突然当着众人宣布婚礼取消,林曼妮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乔圣宇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林曼妮欺骗自己和爷爷,威胁姑姑的事实。乔圣宇厌恶如此处心积虑的林曼妮,连说她可怕,林曼妮看着他道乔姑姑真正的秘密不是这个,如果乔圣宇不和自己结婚,自己就会把这个秘密公诸于世,而到时整个周氏集团都会崩塌。姜可心求她不要伤害圣宇,但是怨恨于心的林曼妮还是把秘密说了出来,乔圣宇冷冷的看着她,说道自己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她亲口说出来,因为这样自己对她最后的一点同情都没有了。姜可心忍无可忍打了林曼妮一巴掌,她发誓再也不会丢下圣宇不管了。原来都是乔爷爷要女儿坦诚向圣宇坦诚一切,乔姑姑含泪告诉了侄子压抑在心中多年的秘密,她跪下抱住圣宇,哭着说这些年自己一直活在地狱里,所以自己拼命的对圣宇好。林曼妮试图向乔爷爷求助,乔爷爷冷笑,如果林曼妮想和圣宇结婚,就应该守住那个秘密,可惜她现在手里一点筹码都没有了。林曼妮去买醉,恨道周氏集团逼得林家破产,自己才是受害者。乔姑姑在家打算自杀被老李发现,乔姑姑大哭自己只是想赎罪。姜可心陪乔圣宇去祭拜父母,她请求乔父乔母保佑圣宇一辈子都要平安快乐。林曼妮去找池博远,质问他为什么连姜可心都看不住。池博远笑道,乔圣宇总算做了一件像男人的事,林曼妮发誓一定要把乔圣宇抢回来。林曼妮把乔姑姑间接害死乔父乔母的事告诉了媒体,和周氏集团有合作的企业纷纷取消了合约。任潇潇依然没有醒过来,但是秦俊凯一直守在病房,坚信着她会醒过来。林曼妮酒后驾车,撞向姜可心和乔圣宇。

  乔圣宇姜可心终成眷属林曼妮没有狠下心伤害姜可心,在最后关头撞向路边,导致自己受伤被送到医院。姜可心看着病床上的林曼妮,鼓励她重新开始。乔姑姑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了自己间接害死弟弟的事实,宣布引咎辞职,而自己所有的财产将全部还给公司。乔姑姑看着面前的记者们,哭道会用自己的余生忏悔。任潇潇克服了心理障碍,终于醒了过来,她看着守护在自己身边的秦俊凯,感动的泪流满面。乔圣宇和姜可心的新书得了奖,出版社的老板喜笑颜开的说道新书会大卖,并告诉两人,姜可心可以去巴黎留学,可心高兴地答应了。乔圣宇很生气,认为姜可心至少应该询问一下自己的意见,但姜可心很珍惜这个机会,坚持要去留学。林曼妮决定要走出过去,放下仇恨。池博远得知林曼妮的事后,特意送了一条小狗给她,希望能帮她重新振作起来。乔爷爷约见姜可心,表示从此自己就把圣宇交给她了,希望他们能早日结婚。姜可心告诉乔圣宇,自己决定不去巴黎了,乔圣宇却想让可心完成梦想,鼓励她去留学。乔姑姑准备手术,乔爷爷前去探望,责备她难道想和自己老死不相往来。乔爷爷告诉她,子女对父母最大的不孝就是让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乔姑姑要好好活着。老李在旁边看着,感叹这对父女的脾气真是刚烈。乔姑姑被推进手术室之前,笑着要老李准备好戒指求婚。乔圣宇和池博远送姜可心到机场,两人嘱咐可心到巴黎后一定要好好学习,注意身体。姜可心上了飞机惊喜的发现,乔圣宇居然也搭乘了同一班飞机,乔圣宇告诉她,自己打算去陪读,以后可心就负责上学,自己就巴黎写故事。一年后,任潇潇和秦俊凯举办婚礼,两人邀请了单身公寓曾经的所有住户。林曼妮开始了新的生活,老李和乔姑姑准备要结婚。姜可心向乔圣宇求婚,两人决心要一起走下去。

只因单身在一起演职员表

相關文章